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5章 得知身世
    宋安歌有多么喜欢顾南川,裴泽希是有感觉得,所以才对她现在的话感到震惊,宋安歌这是怎么了,真的不喜欢顾南川了吗?

     “很奇怪?”宋安歌看他,回答道,“他那天晚上说的话你都听到了,他根本不爱我,还有之后,我躺在病床上,他宁愿我自生自灭,也不要救我的命,他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,我为什么要爱他,我恨他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更加的震惊,不过宋安歌能够放下顾南川就太好了,他求之不得:“那我们呢?安歌,你有没有考虑一下我们?”

     “我们订婚。”宋安歌笑盈盈看着裴泽希,仔细看的话,她清丽的小脸上还带着害羞的红晕。

     “真的……吗?”裴泽希几乎要被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晕了。

     他期盼了这么久,总算等到了宋安歌的同意。

     真的太令人兴奋了。

     自从苏醒过后,宋安歌恢复的越来越快,但毕竟开刀伤了元气,需要养上一段时间,因此元旦就是在医院度过的。

     裴家这样的大家族,节日都是有家宴的,裴建舜跟裴建禹都带了孩子过来,显得非常热闹,但实际上,除了刀叉碰到盘碟的声响外,偌大的餐桌上,安静的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 这种情况在裴家已经司空见惯,裴家不睦已经是谁也知道的事实,勉强维持这表面的平静只不过是今年稍有改变。

     裴建尧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,差到无法亲自来主持家宴,因此今年坐在主位上的人,是裴泽希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独自坐在长长餐桌的一头,看着所有人都安静的吃着盘子里的食物,非常不喜欢这里,他的心早就飞走了,飞到病房里宋安歌的身上。

     华丽精致的水晶灯散发出莹白的光芒,裴建舜跟裴建禹对视一眼之后,彼此眼中都有了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却并没有注意到,他现在有些纠结,因为比起这枯燥乏味的家宴,他更想陪宋安歌一起度过。

     幸好,因为不说话,不举杯,一顿饭就很快吃完,裴泽希松口气,宣布家宴结束:“今天天气不好,就不多留你们了,大爷爷,三爷爷,你们慢走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裴建舜跟裴建尧起身,带着自己的儿子孙子离开裴家老宅。

     裴泽希上楼去看了一眼裴泽希,他已经垂垂老矣,头发完全变花白,躺在宽大的床上,周围是四五个护工佣人,赵天择也在。

     因为最近裴建尧的身体越来越差,赵天择已经住在了裴家,防止有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 裴建尧已经睡过去了,裴泽希对赵天择点点头,就悄悄带上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 他换上外出的大衣与围巾,让佣人打包了之前给宋安歌留的饭菜,装进一个大食盒,提在手里,对管家道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“三少去哪里?”管家追过来问。

     “去趟医院,我今晚会回来的。”裴泽希说完,没听到回应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今天晚上确实是一个人,这样的日子,完全没有一个人记得她,只有闵青给她打电话,祝她元旦快乐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冷淡回应了。

     闵青发觉不对:“安歌,你怎么了?感觉有点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 “闵小姐,我觉得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。”宋安歌不知道为什么,对闵青的感情淡了很多,“这会让我感到困扰。”

     闵青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,随即气愤道:“宋安歌,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 “我们的阶层差别太大,会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。”宋安歌清丽的脸上完全没了之前温婉和善的样子,“我不希望浪费时间在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 “宋安歌,你太过分了!”闵青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声,不过随即想到,她认识宋安歌这么多年,她绝对不是这样的人,她发生了什么事?“安歌,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顾南川呢?他没有照顾好你?”

     “不要跟我提顾南川。”宋安歌声音透着一股恨意,“我跟他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会?”闵青觉得更加奇怪,“你当初那么爱他,难道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“关于这个问题,我不想再回答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 闵青再次出声阻拦:“宋安歌你很不对劲你发现没有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,不然我会过来看你的!”

     “那我也会让保镖拦住你。”宋安歌暴躁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她有些暴躁烦乱,很想将手机扔掉,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,反而看着掌心里的屏幕发呆,她之前很爱顾南川?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冷笑一声,怎么可能,她恨他!

     她发了会儿呆,刚想把手机扔在一边,屏幕就亮了起来,是个陌生的号码:“喂您好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宋小姐吗?”一个温和的男生道,“我是景氏私人医院的医生,之前您在我这里做过亲子鉴定,您之前说会过来拿,但是一直没有过来,之前刚说过一半,您的搜集就无法接通了,今天我刚好值班,翻阅到这份鉴定,便给您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想了起来,确实她做过鉴定,之前她的手机摔坏了,后来裴泽希给她买了新的,但也是这几天的事情,他们联系不上也是正常。她问道:“结果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“不存在血缘关系。”医生回答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愣了下,随即面色如常的回答:“好的,我知道了,不过鉴定报告我短时间没有空过去拿了,您帮我销毁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医生答应。

     挂了电话,她突然笑了起来,笑的非常大声,然后眼泪慢慢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她的记性很好,一直死死记着顾南川之前说过的话,他说他喜欢郁佳期,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报复用的棋子。

     而就在她心死恨了这个男人之后,却告诉她,原来她才是郁佳期,她一直都是自己的替身。

 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好笑的事情?

     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宋安歌心里突然泛起一个念头,那顾南川喜欢的人不就是自己了吗?

     但是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来,她就觉得一阵厌恶,不光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,厌恶顾南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