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1章 解除催眠(3)
    宋安歌将纸条握在手心,看向化妆师助理,助理却像是没做过这件事一样,什么异样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不过顾南川的能力倒真是厉害,竟然能想到从这里入手给她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 但是她到底该不该照做呢?宋安歌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她将纸条撕碎了扔进垃圾桶,又丢了别的东西盖住,刚做完这些,裴泽希就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 让她几乎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她立刻反应过来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问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过来看看你,饿不饿,订婚典礼还要一会儿才能开始,我先给你弄些吃的?”裴泽希温柔道。

     他今天穿了一套白色高订阿曼尼西装,显得身姿挺拔清俊,头发打理过,向后梳起来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,他的五官本就英挺俊美,这样装扮之后,简直就像是一个移动的荷尔蒙,分分钟吸引女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也有一瞬间的惊艳,裴泽希实在长的太好了。

     而这个这么好的男人即将变成自己的未婚夫吗?宋安歌竟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毕竟她之前结过婚,虽然这并没有什么,但是在这个大环境下,二婚的女人就是原罪,而裴泽希竟然一直非常坚定的要娶她,宋安歌原本就心软,此时更对他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 不过这个念头刚刚萌芽,眼前蓦地就闪现过顾南川的脸。

     顾南川。

     她到底爱不爱顾南川?

     到底该不该被顾南川带走。

 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宋安歌回答,然后毫不吝啬的回答,“你今天很帅气啊,跟你走在一起,都要自惭形秽了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闻言笑起来:“你也很漂亮,刚刚我一进来还以为这里坐着一个小仙女。”

     论起甜言蜜语,宋安歌永远甘拜下风,裴泽希的情话很动听,而且也很真诚。

     化妆师已经离开了,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,两人说着话,不过没一会儿就有管家过来敲门,说宾客已经有到的了,有几个有分量的,需要他下迎接。

     裴泽希便跟宋安歌说了声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 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,宋安歌转头望向窗外,发呆。

     时间过去的很快,尤其是冬天,仿佛刚过了中午,傍晚就来到了,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,订婚典礼也快要到时间了。

     有佣人过来敲门,告知她订婚典礼即将开始,需要去宴厅那边的休息室等候,佣人推着宋安歌的轮椅,乘坐电梯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订婚典礼的现场,淡蓝色的色调让整个宴厅看起来清新而梦幻,宴厅并没有采用桌餐,而是自助的形式,此时已经有侍者开始布置取餐区,精美的点心与漂亮犹如艺术品的菜肴陆续摆放上去。

     宴厅里面已经有了一些人,裴泽希正长身玉立站在人群里笑着说些什么,从周围人的表情上来看,对于裴泽希还是非常认同的。

     这也是众人想不到的,原以为裴三少是朵温室里的花朵,但是却没想到,其实是一只狮子。

     不可避免的,也有许多打扮优雅漂亮的女人向他明里暗里的送秋波,眼里的赞赏毫不掩饰,她们可还记得,当初裴泽希偷腥的事情,虽然后来使手段将新闻压下去,但依然传开了,而现在宋安歌还在坐轮椅,根本无法给裴泽希幸福,所以她们就想碰碰运气,如果能得到裴泽希的青睐,自家的生意也就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 但是裴泽希从头到尾目不斜视,甚至像是身侧长了眼睛一样避开了佯作摔倒的女人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看的好笑又生气,为什么这些女人这么不自重,今天是订婚典礼,又不是普通的宴会,她们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 不过还好裴泽希十分坚定,并没有动容,这让宋安歌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到了休息室,对着镜子深呼吸,她当初跟康林青结婚的时候,连结婚典礼都没有举行,更别说是订婚典礼,所以虽然已经结过一次婚,但是这样的场合,却是第一次参加。

     宾客陆续到齐,时间也走向了七点钟,华丽的宴厅里的水晶灯散发出璀璨的光芒,而宋安歌也被裴泽希推出来,两人一同在高台上。

     主持请的是央视的名嘴,将气氛炒的刚刚好,既不过分热烈,也不会觉得冷清,而且也显得更上档次一些,这种恰到好处的把握并不是每个主持人都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 “……让我们举起手中的酒杯,向这对准新人送上最诚挚的祝福。”主持人面带笑容,“祝福他们拥有幸福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 大家纷纷举起酒杯,遥遥一敬,然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手里也有酒杯,但是装的不是酒,而是果汁,毕竟她的身体现在还不能饮酒。

     将果汁喝完之后,便有服务生将酒杯收走。

     订婚仪式就算结束了,宋安歌轻轻呼了口气,还好没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 原本他们应该再跳一支舞,但是宋安歌还不能起身,所以只能省略掉,裴泽希推着她去给一些身份贵重的人敬酒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脸上带着恬静的笑容,优雅的举杯。

     这些人其实跟裴泽希地位相当,甚至很多人都不如裴泽希地位崇高,只不过他们是长辈,裴泽希现在也需要跟他们维护好关系,以后图谋合作之类,因此才过来敬酒。

     敬过一圈之后,裴泽希俯身对宋安歌道:“安歌,你先回房间还是我安排人送你回家,订婚典礼还要一会儿才能结束,我也有个合同要谈,不过不会让你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 “就在这里吧。”宋安歌一晚上都在纠结,但是此时却下定了决心,她要解开催眠,“泽希,我有些累,今天晚上就在酒店里休息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并不是放不下顾南川,而是宋安歌就是这样的性格,她不能忍受自己被欺骗,况且顾南川也说过了,如果解除催眠后她想要离开,他并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有自信她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 裴泽希这么好,她不想辜负。

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裴泽希对她自然是千依百顺,“那我让人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回到房间之后,就自己推动轮椅到了窗边。

     此时夜色深沉,但是因为霓虹灯的照耀,整个夜空都有些五彩斑斓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的心不自觉加速跳动起来,顾南川会用什么方式带她离开呢?

     她所在的总统套在顶层,楼上是停机坪,这里的安保做的非常周密,宋安歌完全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 时间慢慢走过,裴泽希送走最后一位宾客,然后乘坐电梯去楼上,管家在旁边汇报:“裴总,今天顾南川没有出现,安排的人是不是要撤了?”

     裴泽希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 他现在也有些奇怪,他原本以为顾南川会破坏他们的订婚典礼,但是他没有,他现在也摸不准顾南川到底有没有在中国,他觉得在王家跟郁家的夹击下,顾南川应该不会想要来冒险。

     但是他并不敢放松警惕,因此道:“让他们继续守着,过了今晚再说。”“好的。”管家应道。

     两人走到门前,裴泽希突然敏锐的听到发动机轰鸣的声音,他脸色顿时一变,立刻用房卡推开门,果然见到窗户大开,顾南川身上绑了安全绳,双臂正抱住宋安歌往上提。

     “顾南川!”裴泽希勃然大怒,“你把安歌放下!”

     说话的功夫,顾南川已经将宋安歌抱进怀里,直升机已经准备起飞,裴泽希惊慌失措:“安歌,别走,别离开我!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看到他伤心欲绝的表情,心里难过,但是她不喜欢被人算计跟控制,因此摇摇头:“泽希,你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不——!”裴泽希大步朝窗外跑过去,但是顾南川已经抱住宋安歌往上飞去,他探出身子也抓不到她,裴泽希咬紧牙关,恶狠狠瞪着顾南川,“顾南川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 我绝对不会失去宋安歌,我们走着瞧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完全没有料到,顾南川竟然手眼通天到这个地步,竟然弄来了一架直升机,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!

     而宋安歌被抱出去之后,因为垂在半空中,再加上夜色漆黑,吓得她反射性的抱住顾南川,冷冷道:“你就不能选择一个好一点方式带我离开么?万一你刚刚没接住我掉下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紧紧抱住她,被直升机那边牵引着往上提,闻言在她耳边道:“这个是最稳妥的办法,而且我绝对不会放开手,只会将你紧紧抱住。”

     他的声音磁性极了,宋安歌听着耳朵有些麻,不由自主的别过去。

     想到刚刚顾南川突然出现在窗户外面,宋安歌还心有余悸,大半夜的搞这一出,纵然顾南川长的非常俊逸也很吓人的。

     她差点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 顾南川紧紧抱住她,有力的臂膀非常有安全感,两人完全贴在一起,顾南川失而复得,恨不能一直抱下去。

     杰森从舱门窗户探出头来:“老大,你们浪漫够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拉我们上去。”顾南川刚还在想为什么让他们一直晃荡,原来是杰森在为他们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听明白了,顿时气的牙根痒痒,这个杰森,这个顾南川,绝对都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 到了直升机里面,宋安歌才逐渐平复了紊乱的呼吸,顾南川想要靠过来,但是宋安歌却伸手挡住:“我不想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无奈,杰森朝他眨眨眼睛:“老大,你该怎么感谢我,我猜到就会这样,所以才让你在空中多抱她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“还真是多谢了。”顾南川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们去哪里?”宋安歌问他。

     “回美国。”顾南川道,“你的签证我都弄好了,如果你想移民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冷哼哼拒绝:“我要当中国人,才不要当外国人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顾南川也不想移民,做中国人很好。

     私人飞机飞了十几个小时后抵达美国,宋安歌毕竟身体没有复原,飞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,在停机坪停下的震颤都没能把她晃醒,可见睡的熟。

     在杰森跟其他雇佣兵暧昧的目光中,顾南川弯腰将宋安歌打横抱起来,然后将她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嗯,这里没有多余的客房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睡的很熟,一直睡了十几个小时,连时差也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,腰上怎么有一只手,身后也暖烘烘的,在冬日里,这种温度非常让人眷恋。

     不过宋安歌迅速转头,果然看到了顾南川的脸,她立刻皱眉道:“顾南川,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 顾南川也醒了过来:“我是哪种人?”

     “你,你趁人之危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是病人,我纵然想趁人之危,也做不到啊。”顾南川自然的在她额头吻了吻,“我把你的病例也调过来了,安排了医生给你检查身体,我先去给你弄早餐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顾南川就溜走了,剩下宋安歌又气又恼,咬着嘴唇恨不能追上去锤他一顿。

     她也懊恼自己竟然这么没有戒备心,顾南川在她身边躺了这么久,竟然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顾南川会做饭,并且厨艺很不错,他咨询过医生宋安歌应该吃什么,因此很快,一顿丰盛而营养可口的早餐就摆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手臂没有伤到,所以顾南川想喂她的打算就落空了,宋安歌吃着顾南川精心烹饪的早餐,心里那股火气慢慢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自然观察入微,很快发现她态度的转化,立刻道:“中午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 “哼哼。”宋安歌哼哼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裴泽希独自在总统套房里枯坐了一晚上,他吩咐了管家不得将宋安歌离开的事情泄露出去,同时着手封锁所有有可能泄露宋安歌离开消息的途径,仿佛这样宋安歌就像是没走一样。

     他的脑海里自虐一样反复放着宋安歌离开的画面,想到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说她会回来,那是催眠之前的她,裴泽希相信这个她说的话,但是解除催眠之后,她会回来么,裴泽希真的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 而且心底隐隐有一个声音说,不,她不会回来了,顾南川手段那么高超,想要哄好她太轻易了。

     安歌,我对你这么好,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呢?

     顾南川就这么值得你迷恋么?

     裴泽希一双桃花眼里忽然落了一滴泪,我该怎样才能拥有你?

     宋安歌离开的消息瞒得了世人,却瞒不了郁振华他们,没过几天郁振华就打电话让裴泽希去郁家一起吃顿饭。

     醉翁之意不在酒,裴泽希知道他们是想做什么,若是之前,他并不会参与,但是现在,他需要借助郁家跟王家的力量去打败顾南川,将宋安歌夺回来。

     他换下订婚典礼的那套阿曼尼,穿上一身黑色羊绒大衣,表情冷峻,显得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 那个温柔会笑的裴三少,已经随着宋安歌的离开而封存了,现在,他是裴家家主。

     郁振华顶的是晚宴,裴泽希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才到达,别墅里,王家的家主王松泉已经到了,因为还没有开宴,所以他正在跟郁振华下象棋。

     两人棋艺相当,对弈非常有看头,裴泽希走过去站在两人旁边静默观看,他对象棋懂一点,但绝对不精通,所以看不出两人谁占上风。

     最后是郁振华棋高一筹,赢了王松泉,最后一个将军后,郁振华笑起来: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 “哪里,郁兄棋艺高超,是我不如。”王松泉笑呵呵的,转头看裴泽希,“泽希来了,会不会象棋,走一个?”

     “实在抱歉,象棋我不懂。”裴泽希笑道,“只能做个看客,您二老继续吧,这棋下的很是精彩。”

     “精彩又有什么用,架不住观棋之人不懂行,做了错事也不知道。”郁振华声音淡下来,意思很明显,就是怪裴泽希没有看好宋安歌,将一个重要的砝码放走了。

     裴泽希道:“所以小子来这里虚心请教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看来你是想通了?”郁振华抬头审视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裴泽希迎上去:“我只想打败顾南川,宋安歌得留给我。”

     郁振华哈哈一笑:“你小子真是个情种。好,咱们就联合起来,对付顾南川,至于宋安歌,原本就无关紧要,是她自己硬要掺和进来,等到事情结束,你可得好好看着她,别让她再坏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当然,我一定会好好看着她。”裴泽希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 晚宴自是丰盛无比,但是他们三个都是吃过无数山珍海味的,只是动了动筷子,稍微吃了些就停下了,移步到书房,郁振华道:“现在顾南川大概已经去了美国,咱们鞭长莫及,王兄,泽希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王松泉留着小胡子,因为年龄的缘故已经灰白了,他平时思考的时候就爱捋一下胡须,此时他也做了这个动作,沉吟说道:“顾南川我跟他交往不深,但是我总觉得,他上次帮他逃亡的那些外国人,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 “是美国沙鹰雇佣兵集团的人。”郁振华回答,“那次他逃走之后,我找人查了查,意外有了些收货。”

     “但是顾南川怎么会跟沙鹰接上头?”王松泉问道,“他是不是也有什么倚仗,否则那帮刀口舔血的人凭什么接纳他进来?”

     裴泽希一直听着,听到这里时,说了一个事情:“你们知不知道启乾?”

     “启乾?”王松泉道,“听说过,还挺神秘,我当初想跟他们合作一桩生意,谁知道竟然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道:“半年前,我爷爷让顾南川去处理A市房地产公司效益下滑的问题,当时A市要开发新城区,招投标,结果出了康林青出卖公司机密的事情,顾南川汇报了这件事,因为康林青出卖公司机密,所以纵然晟骅失败了,也不是顾南川的错,但是很奇怪的,当时渊明集团也没有中标,最后中标的是谦源,而谦源隶属于启乾集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郁振华神情一阵,有些急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慢悠悠道:“我这个也是猜想,当初谦源房产的招标案做的非常完美,中标之后,这份企划书几乎被公开了,奉为经典,我也看见过。这几天我查顾南川,将当初晟骅的两个企划案都调过来看了看,发现当初一组的企划案做的更好,却没有被顾南川采用,而更巧合的是,一组的企划案跟谦源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人做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 说道这里的时候,裴泽希心中一片悲凉,一组的企划案主力是宋安歌,那个时候,宋安歌就已经在帮顾南川做事了。

 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启乾跟顾南川有联系?”王松泉立刻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 “嗯,不过启乾很神秘,我这也只是猜测,为了确定,我们最好还是查明之后,再采取行动。”

     “错不了了。”郁振华笑的非常满意,抬手拍了拍裴泽希的肩膀,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怪不得泽希能够被建尧选中继承家业呢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垂眸,并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 远在美国的顾南川并不知道他暴露了,他还在努力跟宋安歌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 经过医生检查之后,宋安歌的身体已经彻底脱离了危险期,剩下的只有好好养着就好,但是因为解除催眠需要多次试探,为了防止宋安歌的身体承受不住,最好还是等她再恢复一段时间才行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虽然着急,但是一切为了她的身体着想,所以就只能押后。

     而且最近他发掘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那就是看宋安歌变脸。

     因为催眠之后的宋安歌就像是小刺猬一样,一旦顾南川靠近,就竖起刺想要扎人,但是她的刺跟她的人一样,也是软绵绵的,顾南川皮糙肉厚,根本扎不痛他,而且他还被扎上瘾了。

     就像是现在这样,宋安歌努力板起脸:“我不觉得堂堂顾总会这么穷,连一间客房都没有,或者你可以把我放在客厅,我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也一百次的笑着回答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气的不行,清丽的小脸白了又红:“你简直是个无赖。”还是个流氓,就知道把她往床上带!

     顾南川笑着接住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 就在两人斗智斗勇间,春节来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