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0章 解除催眠(2)
    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裴泽希。

     裴泽希自从白天知道顾南川可能来过之后,就猜想他绝对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 现在宋安歌已经跟他决裂,按理说并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。

     他摸不准顾南川对宋安歌到底有没有感情,但是他怕顾南川再次利用宋安歌,所以选择守在这里,虽然他不确定顾南川会不会再来,但是他依然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 果然,顾南川还是来了,还带着别的陌生男人。

     “也并没有很久。”顾南川语气淡淡,偌大的空间里,只有一盏应急灯幽幽的亮着,显得他脸上的表情晦涩不明,“还没有恭喜你登上家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 “顾南川,我不想跟你废话。”裴泽希直截了当的挑明,“你回来找安歌,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也没自信可以瞒过裴泽希,因此也回答:“我来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 “难道你还没有利用够吗?她差点没了性命。”裴泽希平视着他,相仿的身高,同样强势的气质,他自认没有那里会输给顾南川,“只要有我在,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 “安歌才是佳期。”顾南川一针见血的刺穿他的执念,“她不是你的未婚妻,她是我心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裴泽希皱眉,顾南川当时已经去了美国,不应该知道才是。

     但是他突然想到,当时安排郁佳凝的保镖将她跟丢了,在国外接应她的人也没有接到人,一开始以为郁佳凝是被捉了回来,但是郁家并没有什么异常,就以为是她为了稳妥自己另找了地方离开,现在想想,应该是被顾南川拦截了。

     那么知道她们的身份,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 “顾南川,你记不记得,我为什么会对郁佳凝这么执念?”裴泽希轻轻笑了声,声音苍凉而讽刺。

     顾南川的神情却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 当初裴建尧将顾南川潜藏多年的目的挑明,他就在怀疑,因为这些年,裴家他是跟顾南川接触最多的人,他在心里早就将顾南川当成了非常好的兄弟,纵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也不影响他们的感情,所以,顾南川对他的影响,在某种意义上,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 所以,他仔细想了之后,却发现,这些年,因为顾南川一直在潜移默化影响他,借由郁佳期,让他对郁佳凝的愧疚变为爱恋与守候,所以,才会在宋安歌一出现,他就不可自抑的爱上了她。

     “没错,是你这么多年的精心策划,是你的默默地影响,所以养成了我这样的性格。”裴泽希继续笑着,“所以,你该知道,我不会选择放手,除非我死。当年因为你,我跟佳凝才会分别二十年,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抢走我的安歌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终于尝到作茧自缚的滋味,他微微抿住嘴唇,道:“关于这件事,我向你道歉,但是这些年,我对你也并非全然的利用,我也帮过你。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妥协,退让,但是安歌我不会给你,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 两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对视着,空气紧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杰森能听懂中文,所以觉得这个情况有些棘手,赫西完全不懂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 “还有两天时间,我跟安歌就会订婚。”裴泽希道,“裴氏跟郁氏的合作也决定了我们必须联姻,如果一旦订婚典礼第二次取消,裴氏就会彻底成为笑柄,敌对集团也会趁机落井下石,顾南川,你觉得我会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发生?”

     最后一句话,预示着两人站在了对立面,多年的情分一夕之间瓦解崩塌。

     如果没有二十年前的交换,那么他们现在应该各自拥有幸福,如果宋安歌是郁佳凝,那么虽然顾南川利用了她,但是在裴泽希的关心下,总有一天会抚平伤痕,而他也可以跟郁佳期厮守,共同面对所有的幸福与挫折。

     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他们现在就好像站在悬崖边上,退一步都会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 对于宋安歌,他们都不能放手,但她只有一个,所以注定是一场争夺。

     “安歌被人做了催眠。”顾南川道,“你连她的安全都无法保护,谈何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“催眠?”裴泽希微微皱眉,他倒没有察觉安歌的异样,想来这个催眠是针对顾南川的,“那又怎样,你让她痛苦,而催眠可以帮她忘记这份痛苦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 没想到裴泽希会这么说,随即了然,裴泽希这是没有自信的表现,他性格执拗,但是爱情却不是执拗就可以得到的,“裴泽希,你是真的喜欢安歌么?这样得到的,跟偷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 裴泽希刚要说话,顾南川却没给他机会:“偷的意思是,哪怕你暂时拥有了,也总一天会失去,因为,她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“顾南川!”裴泽希的表情陡然改变。

     顾南川黑如染墨的眼睛淡淡望着他,似乎能看到他所有隐匿的心思。

     被这样的目光望着,裴泽希狼狈至极,他纵然已经成为裴氏的总裁,但是对上顾南川,竟然也是一败涂地,他最终只能道:“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见到安歌的。顾南川,别忘了你现在的日子并不安稳,除非你想要给她颠沛流离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“裴泽希,你何必呢?”顾南川叹息,他其实并不想跟裴泽希彻底反目,毕竟他是个非常干净纯粹的人,只是现在看来,无法避免了。

     “别废话了,有本事你今天就把她带走。”裴泽希拍了拍手,一直隐藏的保镖走了出来,足足有十几人。

     而顾南川这边只有三个人,怎么看都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后退一步,保镖们走上前,他们个个都非常精悍,看着就极不好惹。

     杰森用英语悄声问他:“动手么?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顾南川眼神一凛,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 保镖们没想到他会突然暴起,愣了一下就被击倒了,捂着鼻子在地上哀嚎,而杰森也露出一个狼一般兴奋的目光,冲上去与保镖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 他们所在的地方非常隐秘,又是深夜并没有人经过,因此打斗的异常激烈,也没有人敢过来。

     杰森的格斗完全传自雇佣兵,强悍无比,一直胜过他的顾南川就更不必说,就连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赫西摘了眼镜之后也像是变了一个人,三个人配合的无比默契,纵然有十几个保镖也完全阻挡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 最后一个保镖躺在地上之后,顾南川道:“泽希,安歌我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却笑了起来:“南川,你觉得打倒他们就算了么,你既然来了,就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顾南川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“我做了两手的准备。”裴泽希胸有成竹的站着,慢慢解释清楚,“如果你只是回来看一下安歌,那么我不会做任何事,但是如果你想要带走安歌,那么你也就别想走了,我已经通知了郁家跟王家,他们已经在着手封锁机场,顾南川,是你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 他原本温柔多情的桃花眼此时微微眯起,泄露出阴冷的情绪,他心中的执拗终于被顾南川刺激,让他的性格都改变了,宋安歌是他的,不论是谁,都无法带走。

     “顾南川,你现在要走,还来得及,但是要带走安歌,你却不能了。”

     杰森听懂了,飞快道:“老大,顾不得了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 赫西不明所以,但是局势紧张非常,顾南川如同山一般站着,死死咬着牙关,看着裴泽希。

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想走了?”裴泽希依然笑着,但是那笑容却非常的阴冷。

     顾南川的心如同刀绞一般,所有的事情都超出了他的控制,为什么,为什么命运要这么跟他作对?

     杰森已经非常紧张,一直拉着他的手臂,终于,顾南川眼角泛红,抬头看了一眼宋安歌所在的楼层,低声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快速离去步子中,他的背影悲怆至极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站在原地,并没有阻拦,这是最后一次放他走,就当还了这么多年的情分,但是下一次,他必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郁振华匆匆赶过来,只看到躺了一地的保镖,完全没看到顾南川的身影,着急道:“顾南川呢?”

     “打伤了保镖,离开了。”裴泽希道。

     “唉!”郁振华气的跺脚,“你怎么不早通知我,只希望松泉在机场那边能够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郁振华的怒气过后,很快发现了不对,眯着眼睛,颇有深意的问他:“泽希,顾南川为什么来这里,还来了郁佳期所在的医院?”他很明显已经开始怀疑了。

     裴泽希道:“这个我不清楚,但是郁爷爷,佳期是我的未婚妻,所以我有责任保护她安全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宋安歌现在已经是他的人,如果想拿宋安歌来威胁,他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 如果说他还是之前的裴三少,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,他一定没有底气说出这句话,但是他现在是裴氏的总裁,裴家的家主,跟郁振华是同一个层次的人,那么,他说出这句话,郁振华想动宋安歌,就要掂量一番了。

     郁振华这样活成精的老狐狸自然立刻就懂了,他叹息一声:“泽希,你这是何必,你现在的位置,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郁佳期她不光结过婚,还有别的男人惦记着,你就不觉得介意?”

     “郁家主,我不是在跟你商量。”裴泽希今天的改变太大了,他现在渴望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,这样才能够保护他的安歌,也能不被顾南川抢走。

     郁振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但是裴家位于京城世家之首,裴建尧又死了暂时没有办法复活,所以饶是郁振华,也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办法来抢宋安歌。

     “宋安歌嫁给你,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的服气。”郁振华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权当没有听见,并没有理睬。

     王家的王松泉当年也是逼迫顾家的世家之一,他跟郁振华兵分两路,他们家在政界手腕很硬,因此可以派人直接监视飞机场以及汽车火车站,甚至出京的几个路口,都安排了人呢。

     但是兴师动众了一晚上,他们什么也没逮到,顾南川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 他们不相信顾南川能够这么轻松离开,安排了人继续查,但是查了一整天,都没有消息,裴泽希知道,顾南川必定是走了。

     不过这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了,他现在在做最后的确认,宋安歌的身体可以支撑一天后的订婚典礼。

     陪着宋安歌吃过晚饭之后,裴泽希捏了捏她补回来一些的脸颊:“明天晚上你就可以出院回家住了,到时候后天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笑着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“婚期我找人算过了,最好的日子是两个月以后的十六号,到时候我们结婚好吗?”裴泽希温柔说道。

     中国的风俗里有这么一项,就是亲人死了之后,三个月内可以结婚,过了三个月就需要再等一年,裴泽希不想等,他的计划就是一天后订婚,两个半月后结婚,只有宋安歌彻底变成他的,他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没想到结婚要这么快,但是愣了一下,就有些羞涩的回答:“都听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 但是宋安歌的回应并没有让他觉得开心,甚至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 因为他在想,宋安歌是因为催眠而愿意,还是他真的愿意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望着宋安歌清丽的小脸,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有些奇怪,为什么她回应了裴泽希非但没有开心,反而有些悲伤的样子,她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,想要活跃一下气氛,开玩笑道:“泽希,是不是不愿意娶我啊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裴泽希回过神,温柔道,“我梦想娶你很久了,安歌,我这辈子都不会辜负你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的脸更加红润,她本就长得好,这样的羞涩简直是一道美景,裴泽希忍不住在她嘴边亲了亲:“赶快好起来,不然都没法抱你。”

     这个抱字加重了语气,显然是有别的邪恶意思。

     而宋安歌也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女生,自然一下子就听懂了,脸顿时红的像番茄,抬手轻轻推了他一下:“你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终于露出一个明朗的笑意:“那我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走出病房,脸上的笑意就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 是夜,宋安歌躺在床上,却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 她现在在想催眠的事情,但是想的脑袋都痛了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端倪,她现在对于自己是否被催眠其实半信半疑,因为她的记忆并没有缺失,对于顾南川的情感过渡也顺理成章,合乎逻辑,因为她就是这样刚烈的性格,如果顾南川利用她,她绝对不会再爱他。

     所以,即便顾南川真的给她解除了催眠,她也不觉得自己会选择继续跟他在一起,裴泽希那么好,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。

     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,期待顾南川今晚能够再次过来。

     她现在也理不清心里头的想法,所以,她决定跟着自己的心走。

     但是等了一晚上,宋安歌都没有等到顾南川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美国纽约。

     杰森大早上起床就没看到顾南川,询问了家里的菲佣才得知顾南川从昨晚出去就没有再回来过,他不放心的开车去找,终于在一家酒吧里面找到了依然在喝酒的顾南川。

     从十年前第一次遇到顾南川,杰森就知道这人永远都在端着,一股优雅精英范儿,就连打架的动作也优雅的像是艺术,他品味高洁,生活精致,追求完美,所以见到他喝醉的样子,杰森惊讶极了。

     他一贯整齐的衣着有些凌乱,仔细看的话衣领上面竟然还有一枚鲜红的口红印,胸前的口袋上面也有一张便条,上面是花式英文字体,写着一个地址,应该是想要猎艳的女性相中了顾南川,所以留下了地址。

     杰森就叫过来酒保询问顾南川这一晚上的动向。

     酒保的肢体语言很丰富,用微微夸张的语气道:“昨晚上这个男人来的时候,整个酒吧都轰动了,你知道的,中国男人总是看起来瘦小,营养不良,但是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只猎豹一样,太迷人了,许多女士都想跟他春宵一度,但是他拒绝了所有人,后来有人觉得他是gay,喜欢同性,又有小甜心过去撩他,他也不为所动,只是在喝酒,喝了一个晚上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问他住址,联系我带他回去?”杰森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 “因为他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顾客。”酒保笑眯眯的,“而且他没办法跟人正常交流,倒是嘴里一直喊着一个词语,噢,应该是中文。”酒保说着,卷着舌头学了一下,杰森一听就知道了,是在叫宋安歌。

     “行了我知道了。”杰森问酒保顾南川喝了多少酒,却被告知他一开始就付了一大笔钱,喝了那么多酒还有剩余,杰森很小市民的将结余要了回来,然后扶着顾南川将他弄了回去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喝酒并不上脸,反而越喝脸色越苍白,杰森看着他的模样,叹口气:“中国的古诗真是很有道理,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

     不过杰森也就是感叹一下,知道顾南川早晚会振作起来,然后想办法将人抢回来,所以杰森只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懂古诗词而已,只可惜他周围的让你都是中国盲,完全不理解中文的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 顾南川一觉睡到了晚上,距离宋安歌订婚,还有一天的时间,但是订婚典礼是在晚上,所以也就是说,还有两天的时间,这两天的时间,他必须计划周全,然后将人抢回来。

     人数不能带太多,否则到时候撤退比较麻烦,但是又不能太少,裴泽希有了防备必然不会轻易让她带走。

     但是再困难也要带宋安歌离开,他不能放任宋安歌有一点危险的可能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没有等到顾南川,之后也没有接到他任何的消息,所以就以为他是在说谎,心里对他的厌恶更深了。

     原本按计划,宋安歌应该回去郁家,但是郁振华对于宋安歌并没有什么感情,甚至还想拿她来做人质,逼迫顾南川现身,并且郁家还有一个苏澜,所以将她送到郁家,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 裴家在他的整治下,基本已经站在了他这一边,裴建舜棋差一招在看守所生病被保外就医,但是已经没了回天之力,而在他们订婚之后,裴氏的股票也就不用担心,除非郁家为了药珠毁约不跟他合作,否则保护宋安歌,他暂时已经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 裴泽希亲自来接宋安歌,将她带到了裴家老宅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有些疑惑:“为什么带我来这里?”

     “安歌,我们要订婚了。”裴泽希笑的温柔,“以后我们就是未婚夫妻,住在一起也没什么的。不过你放心,在你好之前,我会尊重你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点点头,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宋安歌就醒了过来,她十分紧张,不过并没有意外发生,她试了订婚礼服,胸前的钻石项链搭配着蓝宝石,漂亮夺目的几乎让所有女人都会疯狂,中午裴泽希陪她吃过饭,然后继续去会场布置,为了防止顾南川来捣乱,甚至他还布置了带枪保镖。

     当然,这些宋安歌完全不知情。

     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,宋安歌提前去了半岛酒店,在总统套房里面化妆,因为上次订婚就出了风波,现在这么顺利,反而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 宋安歌闭着眼睛,任由造型师在她脸上涂抹勾勒。

     在妆面完成之后,宋安歌照照镜子,再次惊艳,化妆师的技术很好,将她五官的优点完全凸显了出来,而且给她擦了自然色的腮红,看起来气色也很好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很厉害。”宋安歌由衷夸奖

     这些天她的气色一直不好,现在这样漂亮,自己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 毕竟没有女人是不爱漂亮的。

     但是这时候,化妆师助理却给了她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打开之后,就看到上面写着:安歌,订婚典礼结束后,告诉裴泽希,你要留在酒店度过这一晚,到时候我会带你离开,给你接触催眠,如果到时候你仍要离开,我会放你走,但是我想你应该想要知道自己究竟弄混了什么。

     纸条上的字体遒劲有力,力透纸背,一笔一划可见风骨,宋安歌认了出来,这是顾南川的字迹。

     他果然还是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