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4章 履行婚约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感动,裴少。”宋安歌看着面前煎的刚刚好的牛排,拒绝道,“但是我遭遇离婚之后,真的很难再爱上一个人,抱歉,我真的没办法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有些灰心,却摇摇头:“安歌,你只是没有遇到真正对你好的人,这样,我们先从朋友做起,你总不会连做朋友的机会也不给我吧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裴泽希诚恳到这个程度,她自然不会再拒绝。

     老实说,裴泽希这样的人非常容易相处,细心体贴而又风趣幽默,就从他一直在人后叫她安歌就能看出一些。

     之后他又将京城的世家都用浅显的语言告诉她,使得宋安歌可以更加快速的融入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其实富二代中,真正的世家子弟,都是非常优秀的,他们大多出国留学,归来后便在自家家族企业中工作,那些屡屡见报,似乎无法无天的富二代,根本称不上是豪门。”裴泽希道,“京城里面,裴家为首,薛家次之,之后有郁家,蔡家,还有王家,五大世家都是老牌家族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认真听着,不管用不用得上,多了解一些,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 “其实原本京城有六大家族的。”裴泽希想起二十年前的顾家,有些惋惜道,“就是南川出身的顾家,十分煊赫,可惜后来投资失败,顾家家主及夫人又车祸身亡,其余亲戚将家产瓜分了个干净,所以顾家就没落了。”

     听到他提起顾家,宋安歌微微皱眉,想起来顾南川曾经告诉她,顾家当初覆灭根本不是意外,而是裴家导致的。

     那么裴泽希为什么会用这种遗憾惋惜的口吻说出来,像是不知情似的。

 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宋安歌又有些了然,毕竟裴泽希是第三代,顾家覆灭的时候,他还小,这些事情他应该是接触不到的。

     但是心里却对顾南川更加的疼惜。

     “安歌,你在想什么?”裴泽希见她似乎走神,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笑了一下:“我也觉得可惜,顾家既然并称为六大家族,应该是很繁盛的吧,就这么没落了,太可惜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还好爷爷心慈,把南川接了过来,否则南川一个人面对那么多来分家产的亲戚,一定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不置可否,事情真相如何,他不知道,她也没必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 不过情绪到底受了影响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敏锐察觉她心情不好,便换了个话题,说起京城名门子弟一些趣事来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也配合着展露笑颜。

     之后裴泽希又带她去看了法国油画展览,宋安歌是纯理科生,对艺术其实鉴赏能力不足,不过看裴泽希看的入迷的样子,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,难道豪门的生活就是这么附庸风雅么?

     她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,也没有什么归属感,依然觉得自己应该叫宋安歌,而不是郁佳凝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对于这些著名画作如数家珍,风趣幽默的解释画作的背景及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来源,宋安歌倒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正在解说一副油画的时候,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娇笑:“裴少,好巧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回头看,就见是两个打扮非常有名媛气息的漂亮女子正笑盈盈看着裴泽希。

     裴泽希认了出来是林家的小姐,微微颔首算作回应:“下午好。”声音也冷淡疏离,与在宋安歌面前时候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“裴少怎么有时间来看画展?”林小姐声音清脆动人的,仿佛古筝一般,流水潺潺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 “是郁家的。”裴泽希解释。

     林小姐疑惑:“怎么瞧着面生?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笑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林小姐抿了抿唇,再次开口:“既然偶遇,不如一同欣赏?”

     “不巧,我们正要离开。”裴泽希温和有礼而冷淡,“不耽误林小姐雅兴,我们先走一步。佳凝,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点点头,顺从随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 “裴少……”林小姐喊不住他,只能看着背影懊恼的皱眉。

     “林小姐喜欢你?”宋安歌刚刚观察了一下,这位林家小姐似乎对裴泽希有意思。

     “安歌,你怎么不吃醋?”裴泽希故作哀怨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无语。

     “不开玩笑。”裴泽希笑起来,“她并不是喜欢我,而是林家想跟裴家寻求合作,更上一层楼,因此我偶遇过这位林小姐不下三次了。”

     这么复杂,宋安歌吐吐舌头:“这样,好复杂。”

     “也没有多复杂,安歌你要早点习惯才好。”裴泽希道,“不过我跟你的婚约不是,我母亲跟你母亲是手帕交,感情好的很,我们是天造地设。”

     好好的话题绕到这里,宋安歌道:“裴少,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,对我到底是不是爱情。”

     “唔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裴泽希竟然被说动了,“所以安歌,我们要多接触,我才能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 他笑起来,桃花眼微眯,漾出点点惑人的帅气,宋安歌这才发现,他轻轻松松就把她套进去了。

     果然豪门里面没有简单的人,连看起来非常花心的裴泽希都是一步一个坑,宋安歌无奈看着他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笑眯眯回望。

     一路回去还算顺利,宋安歌在门口道:“多谢裴少招待,回去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 “如果真要感谢,不如称呼时候叫我的名字?”裴泽希跟她打商量,“总是裴少裴少的,听着很生疏啊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实在招架不住,只能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一进门就撞见苏澜正在插花,看到宋安歌跑进来,就微微皱眉,随即舒展开:“怎么这么早回来?没有跟裴少多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没有什么事做,就回来了。”宋安歌看到苏澜这般优雅,不自觉也放慢了步子,手里还提着裴泽希硬塞给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 “裴三公子的卡号您知道吗?他给我买了贵重衣物,我想还给他钱。”宋安歌知道直接问裴泽希肯定是问不出来的,只能从苏澜这里找。

     苏澜笑着摇头:“泽希愿意给你花钱,那说明他看重你,况且对于裴家来说,这点小钱,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不死心,苏澜却直接打断她:“明天带你去做SPA,之后让形象工作室给你设计造型,之后要做礼仪培养,后天晚上就是晚宴,你一定不能露怯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宋安歌觉得自己就像是灰姑娘或者丑小鸭一样,灰扑扑的就闯进了富丽堂皇的城堡里,但是处处都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心情很好的回了家,宋安歌羞涩的反应让见惯了名媛的裴三公子非常新鲜,迫不及待明天就要再去约她了。

     上楼时候,正好碰到下楼来的顾南川,他率先打招呼:“南川。”

     “约会回来了?”顾南川笑着问,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裴泽希道,“只不过佳凝还没有习惯这一切,让人很疼惜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敛眸:“那她现在正是脆弱时候,泽希要好好帮助她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裴泽希笑着拍拍他肩膀,“南川,谢谢你把佳凝给我带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必,我也是凑巧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笑着摇头,然后诚挚邀请:“那你也是我们的恩人,南川,等我跟佳凝结婚的时候,你做我的伴郎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放在雕花楼梯扶手上的手瞬间收紧了,面色却如常,他声音也带了笑意:“不如先把佳凝追到再说?”

     “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裴泽希道,“我一定会把佳凝追到手,然后为她举办一场世纪婚礼。”

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顾南川道,“那就预祝你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谢了,兄弟!”裴泽希跟他说完,脚步轻快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然后步履如常的离开。

     晚上宋安歌刚想给顾南川打电话,裴泽希先一步就打了过来,宋安歌没办法,只能接听。

     “安歌,明天有什么安排?”裴泽希问她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想起来就有些头大,声音也带了一丝有气无力:“要去做SPA,之后去设计形象,然后上礼仪课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不喜欢这些吗?”裴泽希安慰她,“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,我们这些人,在外面总是要端着些的,但是在背后,便可以放松一下,等你与我结婚,你可以完全做你自己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裴泽希这句话真的打动了她。

     虽然才来到郁家两天,但是她与这里完全没有建立起什么深厚的联系,依然是游离的,她不知道自己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成为一位名媛,但是私心里还是觉得这样的自己最自由。

     所以裴泽希的许诺真的说到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 不过宋安歌笑笑没有接话:“我会努力做好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很期待。”裴泽希声音温柔,通过电磁流,更加的性感,“对了,今天回去碰到了南川。”

     听到顾南川,宋安歌打起了精神: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他祝福我早日把你追到手,还说会做我们的伴郎。”裴泽希道,“多亏了南川我们才能相聚,所以,等我们结婚时候,要单独宴请他……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只觉得自己在一瞬间丧失了感知,裴泽希在说什么她完全听不到,良久心脏才传来尖锐的疼痛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 顾南川,他难道要跟她分手然后成全她跟裴泽希吗?

     他为什么要这么说?

     “安歌?安歌?你怎么了?”裴泽希听不到宋安歌的回应,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宋安歌急急回答,“我妈妈叫我了,先挂了。”说完不等裴泽希回复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虚脱的坐在床上,想要给顾南川打电话,却怎么也没有勇气,她害怕顾南川对她说分手,说他们抵抗不过庞大的裴家,所以跟她分手,让她与裴泽希在一起。

     她在这个地方,惶惑不安,唯一的依靠就是顾南川,她不能失去他。

     或许是有心电感应,顾南川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到来,宋安歌看着手机屏幕,却没有勇气去接。

     她的心已经狠狠伤过一次,完全再负担不了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 不过逃避毕竟不是她的性格,因此宋安歌还是拿了起来,放在耳边:“南川。”

     “安歌。”顾南川的声音沉稳,带着淡淡的磁性,听起来可靠极了,宋安歌道:“刚刚裴泽希打了电话,说下午跟你撞见,你祝福他早日跟我在一起,还要做伴郎?南川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“裴泽希说的不完全,是他主动要求我做伴郎。”顾南川道,“我没有办法推脱,才说让他先追到你再说。安歌,我比谁都不希望你们在一起,你相信我,好吗?”

     听到顾南川的话,宋安歌的心才慢慢放了回去,她应该对顾南川多一点信心的,因此道:“原来是这样,不过下次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,我以为你要跟我分手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眼眸微沉,也想起下午的场景,在听到裴泽希话的一瞬间,他几乎控制不住宣告,宋安歌这个女人是他的。

     若不是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忍耐力,他这次必定会暴露。

     这也让他警醒,宋安歌对他的影响,竟然开始变大。

     他用情做筏,利用宋安歌达到目的,但是情之一事,最是不由人,顾南川哪怕做足了心理准备,也有些塌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但为了复仇,他必须要坚持自己的计划,绝不能动摇。

     挂了电话宋安歌才觉得心情大起大落非常难受,也完全没了睡意,想着从书架上拿一本书打发时间,随手一抽就是一本法文原著,她半个字都不懂。

     再拿,也是外文书籍,一次只好睁大眼睛仔细看书脊,终于找到了一本《花间集》,躺在床上翻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原本觉得诗文很助于催眠,但是越看越觉得有韵味,竟然真的看了进去,可见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之处,让一个纯理科生看诗词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楼上突然传来轻微的声音,宋安歌反应了一下才想到是苏澜跟郁启荣的房间,他们似乎在争吵?

     “你看看她,就像是一个土包子,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会,拿出去多上不了台面,丢人现眼!”苏澜声音尖锐,但因为隔音良好,并没有怎么传出去,“我今天看到她,几乎就要吐了!如果不是你当初趁我怀孕风流,留下这么一个祸害,我们现在一家三口过得好好的!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也不用被送出去,就为了满足你们的欲望!”

     她说着,眼泪砸了下来,泣不成声:“我可怜的女儿,二十年,二十年了啊,我们只见了几面,她过得那么艰难,都是因为你,都是因为楼下那个祸害!我一想到我还要装成慈母的样子,我的心就像被剜去了一样难受!”

     郁启荣面色也不是很好看,他走过去拥抱住苏澜:“对不起,澜儿,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 苏澜扑进郁启荣怀里,伸手捶打他的胸膛,哭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凝神听着,却没听到什么,之后房间安静下来,想来是被哄好了吧。

 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争吵的。

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苏澜面色如常的坐在餐桌后面,看到宋安歌下楼,优雅温婉的一笑:“起床了?睡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“多谢关心,睡的很好。”宋安歌也坐下来,对给她摆碗筷的佣人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 “今天要去做全身SPA,早饭不要吃太多,你的身材虽然好,不过也要注意保持。”苏澜道,“对了,你结婚三年,有没有打过胎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微微皱眉,苏澜这个问话,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 正在看报纸的郁启荣也咳嗽一声:“你在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苏澜道:“我这也是关心她,若是打过胎就要叫医生来检查一下,有没有什么后遗症,免得将来不好嫁人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也没你这么直接问的。”郁启荣脸色不好看。

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关心她么。”苏澜笑着辩解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想着兴许豪门就是这样,因此回答道:“没有,没有怀过孕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苏澜笑笑,转而道,“你以前的名字叫宋安歌对吗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点点头:“是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现在叫你佳凝是不是不喜欢?”苏澜亲切的笑笑,“我们可以依然称呼你叫安歌,如何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不疑有他,欣喜点点头:“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安歌。”苏澜称呼她。

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吃过饭,苏澜就带着宋安歌去了养生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之前跟闵青做过SPA,因此倒也没有太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 只是做全套的时候,才发现她之前跟闵青做的简直是敷衍,她沐浴在温暖的水中,几乎能感觉到细胞在喝水,之后又是按摩与做脸,整整一个上午都耗在了养生馆。

     不过做出来的效果也是惊人,皮肤莹白如玉,白皙剔透,简直像是经过PS过的一般。

     她原本五官就长得明若秋水,衬着一身白嫩的肌肤,更显得风姿动人,苏澜看着她,眼里划过一丝痛苦与厌恶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并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 中午在外面跟苏澜吃过饭,就去了形象工作室,这家工作室非常出名,专门接待名媛贵妇跟一线大腕明星,层次低一些的,连门都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 郁家这样的身份,只要报上名号,就立刻有熟悉的造型设计师过来服务。

     “郁夫人,好久不见。”长相俊秀,穿着时尚却不浮夸的造型设计师轻吻了她的手背,又对宋安歌问好:“郁小姐,您好,初次见面,我是您的造型设计师Tony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好,Tony。”宋安歌得体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 坐在单独的造型室,Tony先仔细端详了宋安歌的面貌,赞叹道:“郁小姐长相清丽,五官长的很好,不需要浓妆艳抹的,郁小姐自己有什么建议或者想法么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你看着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交给我了。”Tony自信一笑。

 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她的妆容跟头发都做好了,Tony将她的头发发尾微微烫了烫,内扣起来,修饰的原本就不大的脸更剩了巴掌大小,而她脸上的妆也非常符合她的长相,淡然优雅,眼眸如同秋水一般莹莹动人,小巧鼻梁挺直,嘴唇嫣红饱满,令人很想要咬一口,漂亮的好像画中人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之前也化过妆,但是从没有像这样惊艳过。

     “安歌好漂亮。”苏澜拍拍手掌,“恐怕明天晚上所有的男人都要拜倒在你的裙下了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脸色微红:“您别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郁家的孩子,就该是这么万众瞩目。”苏澜想起件事情,“安歌,你的礼服因为时间紧迫没办法订做,所以我们一会儿要去购买,不过你身材这么好,即便不是订做也一定大放光彩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……夸奖。”宋安歌在称呼上空了一下,觉得自己也不能一直都不称呼他们。

     于是她做了一会儿心里建设,然后甜甜朝苏澜笑:“妈。”

     苏澜脸色猛地复杂起来,但只是极快的一瞬,然后满脸感动欣喜:“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妈妈。”有了第一声,接下来的也就顺理成章,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苏澜将宋安歌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 似乎是因为称呼的缘故,宋安歌对苏澜也有了一些孺慕之情。

     苏澜很开心的样子,为她置办了许多衣服,当然最重量级的就是明天晚上要穿的衣服,一件纯白色精致礼服。

     礼服是一字肩的样式,非常修身,完美的勾勒她的身材,后背是镂空的,但有长长的流苏微微遮挡,行走间仿佛跃动起来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 苏澜将她送到上礼仪课的老师那里之后就有事离开了,说上完课后就回来接她,宋安歌已经开始有了些许的代入感,因此上课的时候,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 教礼仪课的老师是京城著名大学礼仪课退休教授,她虽然已经六十岁,但是穿着一件黑色绒布刺绣长袖旗袍,头发盘起来,插了一支碧玉色通透簪子,仿佛民国时代优雅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 她的气质温婉又动人,让宋安歌有些羡慕,她的气质原本也算好的,但是放在世家里,就完全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 因为时间紧急,礼仪课第二天又上了一上午,宋安歌原本想拍照片给顾南川看,但是后来又觉得给他惊喜比较好。

     好容易到了下午,Tony过来给她做造型,然后她又换上了礼服,端坐在房间里等待出场。

     心里微微紧张。

     闵青给她打了电话,宋安歌正好跟她倾诉一下。

     在听到宋安歌成为了郁佳凝之后,闵青惊呆了:“安歌,哦不郁小姐,求抱大腿!”

     “贫嘴!”宋安歌被她逗笑,不过闵青对她的态度没有改变让她很欣慰。

     “你还适应么,豪门生活很辛苦吧?”闵青关心她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叹口气:“老实说总觉得这些不是真的,像是一场梦一样,但是现在来说,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在那里注意一点,不要什么人都相信,知不知道?”闵青嘱咐她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谢谢你,闵青。”

     “咱们什么关系。”闵青笑嘻嘻的,“苟富贵,莫相忘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啊,你来京城,大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宋安歌也开玩笑。

     两个人笑了一会儿,宋安歌觉得并不算紧张了。

     之后又收到顾南川跟裴泽希的短信,都是让她不要紧张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新乡,今晚她不单代表自己个,更是代表郁家的脸面,因此必定不能丢脸。

     在去主宅之前,她的哥哥郁轩也赶了回来,郁轩长的像苏澜多一些,是个温雅俊逸的男子,但是却并不是热情的性格,反而有些冷淡,见到宋安歌也没有多么开心的样子,淡淡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 苏澜解释说他一贯这样,宋安歌了然。

 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郁家别墅的灯火开始点亮,特意装扮过的灯火显得格外精致。

     也开始有名贵豪车驶进来,下来穿着奢华的人们,今天晚上,大半个京城有权有势的人都过来了,可见郁家的名望。

     因为经常会举办宴会之类,郁家的佣人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将宴会场所布置完毕,名厨烹饪的精美菜肴也都摆成了漂亮的样子,宋安歌从另一个门上了二楼,在一间房中等待如常。

     苏澜因为要招呼客人并没有陪她,偌大的房间里,只有宋安歌一个人。

     不过她现在顾不得孤单,一直在回想着礼仪老师教过的东西,在脑子里模拟。

     等到最后一位贵客来到,宴会也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 有佣人敲门通知宋安歌可以出去了,宋安歌连忙起身,整了整裙摆,然后跟着佣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郁振华站在台子上,宋安歌被安排站到了他的身边。郁振华满脸笑意:“感谢诸位百忙之中参加郁家的宴会,三天前承蒙裴家帮助,找回了丢失二十年的孩子佳凝。佳凝吃了不少苦,还请诸位以后多多照拂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面带微笑朝大家微微鞠躬,姿态非常柔美,但她起身时就看到了人群中一身正装的顾南川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身姿挺拔,身材极好,容貌也清俊至极,尤其一双墨染的凤眸,令他即便在人群中,也出众耀眼。

     周围就有不少名媛试图接近顾南川,跟他搭话,不过顾南川一概不理。

     但在看到宋安歌的时候,眼里划过一抹惊艳。

     顾南川的表现让宋安歌脸上的微笑扩大了一些,正要朝他点头示意,视线就冲进来一个人,正是裴泽希。

     裴泽希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西服,头发打理过,露出光洁的额头,比之前的样子沉稳一些,但依然像个移动的荷尔蒙发电站,他跟顾南川站在一起,就像是两个发光体。

     他手里端着一杯香槟,见宋安歌注意到她,就朝她眨眨眼,举了举杯子。

     这种场合不需要宋安歌来说话,只是做一个微笑的花瓶就好,但是谁料到,下一刻,郁振华的话就让她的笑僵在了嘴边。

     “同时,我要宣布一件事情,二十几年前,裴家小三裴泽希跟佳凝订了婚约,过去这么多年,裴家却一直守着婚约,我跟裴兄商议过,小辈们愿意,因此就此宣布,他们不日将履行婚约,倒是还请诸位过来喝一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 什么?!宋安歌猝不及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