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章 情深如你
    宋安歌陡然一惊,随即就将顾南川轻轻推开一些,然后转向裴泽希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 他的脸隐没在黑暗里,有些看不清表情,但是语气能听出浓浓的不悦与醋味来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心里慌乱,但顾南川却微微按了她手臂一下,示意不用紧张。

     她顿时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“我担心你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裴泽希面色不善的转向顾南川,“况且你离开了,温泉里只剩下我跟盛若瑜也不大合适。”

     他的话很明显,就是在询问顾南川为什么离开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还没有开口,宋安歌就道:“我走到这里看到风景很好,便过来透透气,而我跟顾南川以前是同事,他也询问我最近的情况,我刚刚起来的太猛,所以没站稳。”

     她说的坦荡荡,裴泽希反而不确定了,毕竟刚刚他确实看到她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 “泽希,你就这么不放心我们?”顾南川开口,“安歌是个好女孩,你别把她想成那样,至于我,你就更不应该怀疑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抱歉。”裴泽希也觉得自己是反应过度,毕竟他最近追求宋安歌,但一直收效甚微,所以心情有些急躁了,“那你要不要回去陪盛若瑜?”

     “不了,我也回房了。”顾南川告辞。

     凉亭只剩下宋安歌,起了夜风微微有了凉意,宋安歌抱了抱手臂:“那我回去了?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点点头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两人走在青石板路,树叶被夜风吹拂,发出飒飒的声音,如同一曲动人乐章,但是两人都没有开口的意思,直到房门口,宋安歌刚要抬头说那她先回房间了,结果手就被捉住按在了墙壁上,接着嘴唇就被堵住了!

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宋安歌下意识往后退一步,后背撞在墙上,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,面前裴泽希一双耀眼桃花眼里满是侵略,他亲吻着她,非常用力,非常用情。

     试探着想要撬开宋安歌的牙齿,但宋安歌死死抿着嘴唇,心里的震惊溢于言表,裴泽希试了几次之后,终于挫败的松开,宋安歌立刻大口的呼吸,刚刚她一直都在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 “你在,做什么啊!”宋安歌面色绯红,十分恼怒。

     “在吻你。”裴泽希正色,“你说我可能没有分清小时候的感情,但是刚刚看到那一幕,我感觉到非常愤怒,愤怒到想要把你占有,安歌,你说这样我算不算喜欢你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突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她对于裴泽希,始终是愧疚的,毕竟她享受着他的好,却没有给予半分回应,但是感情的事情,向来不是交换或者买卖,一方付出,一方就必定有回应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也想过等到真相揭露的时候裴泽希会是什么反应,他这样痴情的人,必定会恨极了她。

 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她就难过极了。

     所以现在,虽然裴泽希强吻了她,但她也没有打算计较,叹息一声说: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么你呢,安歌?”裴泽希指了指她的胸口,“你这里是什么做的,怎么就是捂不热呢?还有一个月我们就要订婚了,我真的担心你会逃婚。”

     订婚……宋安跟心里刺痛一下,一个月,实在太短了,但是逃婚这样的事情,她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 刚刚才坚定了要跟顾南川永远在一起,但是又被订婚这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“是我太急了。”裴泽希抬手摸了摸她脑袋,“回去睡吧,明天带你去爬山,只有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宋安歌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 回到房间,宋安歌躺在床上,却久久无法入睡,翻来覆去的翻腾,实在想不到将来她要怎么跟顾南川在一起,不过顾南川应该会解决的吧,毕竟他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沉沉睡过去,直到裴泽希打电话叫她才醒过来,迷迷糊糊洗漱之后,宋安歌总算清醒了过来,她这次过来本来就是穿了休闲运动装,她把头发挽起来,扎成丸子头,再戴一顶鸭舌帽,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 到了餐厅,发现只有顾南川跟裴泽希在那里,出于礼貌宋安歌问了一句:“盛小姐呢?”

     “昨夜连夜走了。”裴泽希耸耸肩,“有人不解风情。”

     说的自然是顾南川。

     顾南川泰然处之,并没有什么反应,宋安歌点点头,表示了然。

     吃过饭后,顾南川道:“裴氏有事情需要处理,你们就在这里好好玩,我吃过饭就走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知道他忙,也没有说什么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走后,就只剩下他们两个,不过裴泽希讲话风趣,一个人也能演一台戏的感觉,因此宋安歌并不会觉得寂寞。

     不过他们到底只能度短假,第二天晚上也开车回了市里。

     将宋安歌送到楼下,裴泽希道:“那明天我过来接你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明天见。”宋安歌解开安全带,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 “等等。”裴泽希突然喊她,然后趁她不注意,在她脸边偷了个吻,笑的眯起桃花眼,“离别吻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羞恼的瞪他一眼,飞快下车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想到她薄红的脸颊,笑了笑,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进门的时候只剩下佣人在,郁启荣与苏澜已经回房间休息,郁轩不住在这里,所以不常见到。

     因为裴泽希已经开始不满足现在的接触,想要亲吻她,并且已经有了前科,所以宋安歌躲避裴泽希无异于防范洪水猛兽,时常裴泽希刚一动,宋安歌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,反应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总是被逗笑,随即又很无奈,他这张放在所有女人面前都无往而不利的脸,在宋安歌面前似乎一点用都没有,不过还好,宋安歌是他的,一个月后的订婚宴,他们之间连称呼都要改变了。

     凯皇为了做出成绩,砸重金为公司的艺人排戏,并开始与派蒙公司接触,试图将莫琳天后加入到派蒙娱乐正在筹拍的科幻大片中,为此凯皇又付出了不少钱作为投资方。

     多线并下,凯皇所有的流动资金几乎都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 但是就在他们订婚前一个周,派蒙娱乐突然被FBI上门,因为涉嫌洗钱与毒品交易,甚至派蒙总裁早年间用钱压下的强奸幼女的新闻也被挖了出来!

     这个消息顿时引起全球轰动,毕竟派蒙娱乐公司成立近百年,自电影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成立了,这百年来,无数经典电影都出自派蒙娱乐公司名下,这个公司在全球娱乐圈的位置都是顶尖的,就像是奥斯卡的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 也因此裴氏跟郁氏曾经跟派蒙集团的股东接触了多次,才最终以五十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,仅仅拥有话语权,而没有决策权。

     现在说派蒙竟然涉及洗钱与毒品交易,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,这是在开玩笑吧。

     消息传到派蒙的时候,宋安歌跟裴泽希也是一脸的诧异,完全没想到这一座大山会倒。

     美国FBI,令人非常畏惧敬佩的存在,若是一旦罪名成立,那么派蒙娱乐绝对会被扳倒,而他们刚刚投资的五十亿美元,也是全部打了水漂!

     他们连忙给郁启荣打电话,郁启荣也得到了消息,让他们稍安勿躁,他正在赶去裴家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跟裴泽希也立刻去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裴建尧的身体经过这件事情更加雪上加霜,甚至短暂晕厥了一会儿,被家庭医生紧急救治了之后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郁振华也到了这里,其他听闻消息的裴家人也纷纷到了。

     裴建尧的兄长裴建舜道:“老二啊,我早就说过这娱乐圈不可靠,太轻浮了,一阵风刮过来,就有可能刮下一层皮去,咱们裴家虽然家大业大,但是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。你这次,真是失策。”

     裴建尧是裴家的家主,裴建舜当年竞争失败一直怀恨在心,终于有可以踩他一脚的机会,他怎么可能错过。

     “派蒙绝对是有人在陷害。”郁启荣分析,“不过到底谁有这样的能力,能把派蒙扳倒?”

     “党/争。”郁振华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 霎时,大家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 现在恰逢美国总统大选,几方人马僵持不下,相互下绊子时有发生,因此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,郁家跟裴家,只不过是非常倒霉的恰好在这件事上被牵连了而已。

 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现在最重要的是对策。”

     凯皇刚刚成立,人员都十分不稳定,许多明星看重有凯皇资源,所以才愿意与他们签约,而现在国外的资源已经没了,国内几大娱乐公司几乎垄断了,他们要发展起来,实在太艰难了。

     而之前的新闻发布会太出风头,趁机夺走了许多资源,这次派蒙遭难,相信那几大娱乐公司不会作壁上观,说不定就会趁机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 说到对策,他们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 裴建舜道:“老二,你真是老了,这件事都想不出对策来,那些个明星,争破头不就是为了钱么,咱们裴家家大业大,钱也不缺,许以高薪,不愁招不来人。”

 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裴建尧就嗤笑一声,不轻不重骂了句:“蠢货。”

     “你!”裴建舜瞬间就怒了,冷哼一声,“我看你这次要怎么渡过难关!”

     说完带着人气哼哼的离开。

     裴建尧一下子像是老了几岁,显得老态龙钟,他挥挥手:“你们先回去,好好想想对策,开董事会的时候,启荣,泽希,你们得拿出个方案来。”

     郁启荣点头称是,裴泽希也神情严肃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出来之后,裴泽希就垮了脸:“我对娱乐圈并不是特别精通,这种事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也是非常烦恼,觉得凯皇真是出师不利。

     不过她还是安慰道:“我相信你的,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来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你,安歌。”裴泽希伸手抱住她,大半的重量压在她身上,“我真的很想做好,证明给你看,但是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们的订婚典礼估计也要延期了,我还想在典礼上当众向你求婚呢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,不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,是该庆幸还是惋惜了。

     “没事的,我不会在意。”宋安歌安慰他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在意,可是我在意。”裴泽希一双原本带笑的桃花眼里脉脉深情,“安歌,等这件事完美解决,我会为你补一个盛大的订婚典礼。”

     这样的时候,宋安歌很难说出拒绝的话,因此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却终于松口气:“太好了,你终于答应了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在心里叹了口气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周言明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给顾南川打了电话:“哥,真有你的,不过你怎么知道派蒙会出问题?”

     “猜的。”顾南川之前一直盯着手机,想要接到宋安歌的电话,却一直没有接到。

     “猜的?”周言明无语,“这种事怎么猜得到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语气淡淡,轻笑一声:“我在一年前去过美国,当时派蒙的总裁便表现出了某一方倾向,因此我猜测他必定会在一年后的总统大选上有动作,之后一直关注了一下,果然,他们不甘于只在娱乐圈呼风唤雨,还想要从政,但是娱乐圈不同于政治,他们毫无基础,这种人傻钱多的,最适合宰了。”

     周言明听到这里,突然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:“哥,裴氏跟郁氏联合收购派蒙股权的事,不是你暗中促成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 不然也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 果然,顾南川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 周言明顿了顿,才终于找到声音:“你这也太厉害了,一下子搞掉了他们三百多亿!”

     “这还只是刚开始。”顾南川语气沉沉,墨染的凤眸里仿佛酝酿着一场彻骨的风暴,“当初他们怎么侵吞顾家的,我要一笔一笔,全部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 周言明不知怎么的,明明知道他要复仇的对象不是自己,却还是被他的气势所骇到,顾南川这些年隐忍不发,积攒的力量到了何种地步他一无所知,但是他知道,天快要变了。

     “那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?”周言明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这次却没有说,只是垂下如同鸦羽一般的睫毛,遮挡了眼里的所有情绪。

     到了晚上,事情果然再次发酵,网络上开始有水军炒作凯皇的事情,有人说因为凯皇现在所有流动资金已经投入到莫琳的新角色上去,其他明星根本就轮不到资源,而裴氏跟郁氏再有钱,也不可能砸钱来填这个无底洞,其他艺人要被雪藏了。

     这个谣言是谁的手笔不得而知,但是对于原本就风雨飘摇的凯皇影业来说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 而这个消息引得凯皇的签约明星开始动摇,原本想要快捷的成功,但是还没开始,就落幕了,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 众所周知,娱乐圈来钱快,但来大钱慢,因此凯皇这次如果想不到好方法,必定要栽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回到家之后,才给顾南川打电话,顾南川很快就接了:“安歌?”

     “你听到消息了没有?”宋安歌道,“派蒙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丑闻。”

     “见到了,现在网上水军都在攻讦凯皇,你们想出对策了么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苦恼道:“我只会数据分析,接触的这方面又太短,所以根本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。南川,你有没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顾南川微微拖长声音,带了一丝笑意,显然是有主意的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立刻道:“你有什么主意,快告诉我,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“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?”顾南川道,“毕竟我也打算涉足娱乐圈。”

     他说的就是启乾了,宋安歌立刻陷入纠结中。

     于情于理,她都应该帮顾南川,毕竟她是他的女朋友,但是她身为郁家的一份子,看着郁家的人发愁,也做不到完全无视,她期期艾艾:“那,那你不要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 她的心很软,谁对她好她都会毫无保留的回报回去,郁家对她不薄,裴泽希对她更是掏了心一样的好,宋安歌一定会想要回报他们,但是她却说出让他不要告诉她的话。

     这个傻女人,怎么会这么傻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因着从小的经历,性格外热内冷,心硬的没有一丝感情,他脸上永远带着优雅淡然的面具,心里却极少有事情可以打动他。

     除了当年的郁佳琪,也只有一个宋安歌能让他感觉到温暖。

     “逗你的,启乾暂时要进入平稳期,不会扩张。”顾南川失笑,“不过你的话我很感动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的脸腾地红了。

     “派蒙的总裁有问题,但他旗下的明星可没有问题,有些蜚声国际的影帝影后都是德艺双馨的人,不过美国现在比较敏感,所以派蒙倒了之后,很有可能他们并没有很好的去处,这个时候,利用热度将他们带来中国走一圈,你觉得会如何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的声音不疾不徐,永远那么从容睿智,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大胆:“从来都是国内的明星削尖了脑袋往国外钻,为什么情况不能反过来?况且他们手里有几个天才编剧,你们也可以努力一把的。”

     他的想法非常大胆,但是莫名又让人热血沸腾!

     如果他的想法真的能实现,那么凯皇非但不会颓败下去,反而会站在至高的位置!

     宋安歌心脏扑通扑通跳,被脑袋里激荡的想法冲撞,已经顺应着想出了完整的计划。

     “你,你真是个天才。”宋安歌红着脸挖空心思赞扬他,“这样的想法你都能想到,真的太厉害了,怪不得三年就能经营起启乾这样的集团,果然谋算过人。”

     她说完才觉得夸得干巴巴的,感觉一点都不优美。

     但是她是个理科生啊,让她想出华丽的辞藻实在太为难了。

     幸好顾南川也不跟她计较这个,笑着说道:“顺着这个思路走,渡过难关是没有问题,至于能走到哪一步,就看你们的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重重点头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她兴奋的几乎一晚没睡,用笔记本开始搜查派蒙娱乐旗下的明星的资料,一边分析他们在中国适合在什么方向发展,一边想着用什么手段把那几个编剧挖过来,这样,国内的编剧必定想要跟他们讨教一番,而一部电影,一部电视剧,最为核心的东西就是剧本,它是灵魂的存在!剧本的质量上去了,再加上名导演的拍摄,那么何愁中国的影视业不提升?甚至宋安歌还举一反三想到了特效处理团队,最好一并挖过来,那么中国的科幻类,仙侠类电影电视剧的质量也会有质的突破!

     宋安歌洋洋洒洒,一晚上写了将近一万字的计划书,等到天蒙蒙亮,她眼睛都开始酸痛的时候,才发觉现在竟然是凌晨三点了。

     一旦松懈下来,疲倦与困意就呼啸袭来,宋安歌强撑着去洗漱之后,一头栽倒在床上,几秒钟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因为心里记挂着事情,宋安歌并没有睡很久,八点钟的时候就醒了过来,去书房用打印机将计划书打印出来之后,才拿着下了楼。

     见到宋安歌满眼红血丝的憔悴模样,郁启荣以为她贪玩,便责备她:“怎么不好好休息?”

     “额,在想凯皇的事情。”宋安歌说道,并没有把计划书拿出来。

     因为她打算把计划书给裴泽希。

     虽然在凯皇他们是一体的,但是到底属于两个家族,裴泽希对她太好了,好到不知道该怎么回报,难得有一个可以回报的机会,她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 拿到计划书的时候,她也犹豫了一会儿,毕竟郁家也待她不薄,但是计划书只有一份,她真的好难抉择。

     后来想到郁启荣继承家主基本板上钉钉,但裴泽希不同,裴家的情况更加复杂,拥有股份的裴家人盯着家主的位置如狼似虎,裴泽希成功的希望并不大。

     因为心里有愧疚,宋安歌说的就有些心虚,郁启荣以为她撒谎,更加不悦:“那也不应该不睡觉,这件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。”

     苏澜也接了话过去:“就是,看把你爸爸心疼的,安歌啊,你现在也不是小孩子,你爸因为凯皇的事情已经够心烦的了,你就不要再让他担心,懂事一点可以么?”

     她的话明着是在劝她,实际上是在火上浇油,果然郁启荣更加生气了,直接冷冷扫了宋安歌一眼,将筷子一拍,便起身离开了,苏澜连忙追过去,又是一阵柔柔的劝慰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不是傻子,这么久的相处下来,苏澜到底喜不喜欢她她能感觉的到,但是这也是让宋安歌想不明白的一点,苏澜明明是她的母亲,为什么会对她这么看不上眼?

     还是说因为她失踪这么多年,苏澜心中对她是有埋怨的,她曾经患过抑郁症,现在也正在更年期,脾气古怪一点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 但是失踪也不是她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 都怪可恶的人贩子!

     宋安歌想,等以后有了地位或者大量钱财,一定要成立基金会,专门用来寻找被拐卖的儿童。

     她原本身体很累,但精神很好,但是经过苏澜的挑拨,郁启荣发了火,她也没了吃早饭的胃口,食不下咽的扒了两口,就给裴泽希打电话让她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 今天是周末,应该休息的日子,接到宋安歌的电话裴泽希非常奇怪,但还是很快过来了,宋安歌一上车,裴泽希就看到了她通红如同兔子一样的眼睛,心疼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摇摇头,笑的颇有几分得意,将手里的计划书递给裴泽希。

     裴泽希被吸引了注意:“这是?”

     他接过来,翻了几页,随即就睁大了眼睛,很快入迷的看了进去,宋安歌倚在椅背上,趁机小憩一会儿。

     迷迷糊糊刚要睡过去,就被裴泽希摇醒了,他的桃花眼里满是光芒,耀眼的无法直视:“安歌,这是你想出来的?!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宋安歌点点头,“你可以拿去应对董事会了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惊讶:“你这个要送给我?”

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宋安歌望着他,“你是总经理,我是你的秘书,给你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当然知道这份计划书的分量,一旦成功,等待他的将是前途不可限量!

     裴家的子弟,怎么会没有野心,裴泽希自从听闻裴建尧有意隔代让他继承家主之位之后,便一直为此在做努力,这份计划书来得太及时太重要,不仅会让他从低谷中挣脱出来,甚至能在裴建尧心中留下重重的分量!

     宋安歌竟然将这个计划书毫无保留的给了他,这是何等的情意!裴泽希一直以为宋安歌对她没有感觉,毕竟对他的追求一直不假辞色从来不曾答应,但是如果对他没有情意的话,怎么会连夜做出计划书,为什么会直接给他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心中满是翻涌的情绪,猛然捧住宋安歌的脸,在她嘴唇虔诚一吻,之后说道:“安歌,我此生绝不负你!”

     他在心里默默道,安歌,情深如你,我裴泽希一生都不会辜负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 宋安歌顿时满头雾水,这是什么个状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