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6章 撞破私会
    宋安歌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,出来之后不放心等在门口,郁启荣过了一会儿走出房间,见到宋安歌便道:“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“妈她怎么样了?”宋安歌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 郁启荣示意让她跟着下楼,一边说道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……她之前说我不是郁佳凝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郁启荣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,叹息一声:“因为你失踪二十年,你妈伤心过度,患过一段时间的抑郁症,她现在恰逢更年期,因此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样。”宋安歌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 “佳凝,我还想跟你坦白一件事情。”郁启荣道,“你其实还有一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被他话里的妹妹吸引注意:“我还有个妹妹?”

     “嗯,是我的私生子。”郁启荣饶是过了多年,都有些尴尬,毕竟确实是他风流惹的祸,“她叫做郁佳期,性格呢,有些不听话,你妈又不想见到她,所以就把她送到了国外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,宋安歌念着这个名字,却有些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作为苏澜的孩子,她应该对郁佳期的存在有敌意才对,毕竟她的存在一直在提醒郁启荣曾经背叛过苏澜,但是宋安歌却不知道怎么的,并没有对这个名字有什么恶感。

     而且她还想问,郁佳期的母亲呢,现在在哪里。

     不过作为晚辈,主动去问一个小三的下落,并不是很有礼貌,宋安歌就只能咽回去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吃饭吧,今天有没有什么事做?”郁启荣问她?

     “没什么事情,我现在很闲散,都要不适应了。”宋安歌试探着问郁启荣,“我可不可以去工作?”

     她并没有别的爱好来打发时间,所以骤然闲下来非常不习惯。

     郁启荣想了想:“明天会有新闻发布会,宣布裴氏联合郁氏成立的凯皇影业的消息,你若是闲着没事做,就到这里来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有些惊讶,原以为郁启荣会不让她工作来的。

     不过郁启荣随后就说道:“正好,也跟裴泽希培养一下感情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她今天没有事情做,便回到房间宅着,只不过没多久,顾南川就打了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意外,没想到顾南川会先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声音温和:“安歌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无聊发呆。”宋安歌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 “昨天的事,我要跟你说声抱歉。”顾南川道,“我其实应该给你信心,结果好像把你推远了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一向吃软不吃硬,他语气柔和下来,她就心软了:“也不是,我最近情绪不好。”

     “等有空带你出去散心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这样就算是和好了,宋安歌暗骂自己太没出息,但是顾南川这样的人主动低头已经不易,因此她也不好太过拿乔,聊了一会儿,宋安歌就想起来今早上郁启荣说过的事情,既然顾家曾经是世家,想必对郁启荣出轨的事情有所了解,说不定在小时候也见过郁佳期,便开口问道:“南川,你知不知道郁佳琪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的心脏一紧: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 “郁佳琪,我……爸的私生女,你有没有见过?”宋安歌问他。

     心脏忽而就痛起来,他的佳期,那么温柔善良的女孩子,却因为他而被残忍送走,他强忍着说道: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真的见过啊。”宋安歌道,“那她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闭上眼睛,他在国外的势力不大,只能安排人悄悄拍一下她的照片或者视频,佳期的长相跟宋安歌其实是很像的。

     但是这件事却不能说出来,因此道:“我也只是小时候见过,现在并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宋安歌也不知道为什么,会对郁佳期这么好奇,但是顾南川不知道,也就算了,真的碰到了再说。

     两人挂了电话,宋安歌便从箱子里拿出专业书来看,她的专业其实应用很广,即便放在娱乐圈,也可以适用,通过收集明星的资料数据来分析她是否有红的潜力还是可以的,所以能去娱乐公司工作,宋安歌觉得是一个不错的体验。

     但是要跟裴泽希培养感情,是真的太为难她了。

     蹉跎了一天,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裴泽希的电话,他神采飞扬,声音轻快:“安歌,一会儿新闻发布会记得看直播,我今天很帅气的。”

     他的话让宋安歌笑起来:“这么自恋?”

     “我说的本就是事实,你到时候看就好了。”裴泽希那边有人似乎在叫他,他匆匆道,“我有事先挂了,一定要看,九点钟!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原本就打算看的,毕竟也要了解一下她将来要去的公司的情况。

     临近九点的时候,她就坐在了电视机前,九点钟一到,画面就切换到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。

     “感谢各位媒体朋友前来参加凯皇影业成立发布会……”主持人穿着一身得体西装,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道,“下面有请我们的执行总裁郁启荣先生,总经理裴泽希。”

     话音落下,郁启荣跟裴泽希便步履稳健的走上台。

     裴泽希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西装,头发精心打理过,显得成熟不少,确实如他所说,非常帅气迷人。

     落座后,郁启荣开始讲话,主要便介绍了凯皇影业的经营范围以及收购派蒙娱乐公司股份后,便可以更轻松将明星推向国际化,这对于明星来说,是个十足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 “……媒体朋友若有什么问题,便可以询问了。”郁启荣言简意赅的讲完话,便示意媒体可以发问。

     在新闻发布会之前,媒体都被提点过哪些问题可以问,哪些不可以问,因此他们问的都是中规中矩的问题,比如说娱乐圈哪个大腕是否如传闻一般已经签下了,或者将来的投资拍摄计划等等,只有一个记者忽然提问:“请问裴总经理,听闻您与郁家小姐也已缔结婚约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裴泽希面带笑容的回答。

     “所以你们是商业联姻?”记者非常感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裴泽希忽而收起笑容,面露认真道,“我非常爱我的未婚妻郁佳凝,这并不是商业联姻,而是真爱使然。这位记者,请问与凯皇影业相关的事情,谢谢合作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面对镜头表白的时候非常的有魅力,有魅力到宋安歌的心忽然就跳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 她立刻关掉电视,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裴泽希的电话追来:“安歌,有没有看新闻发布会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刚想说看过了,但是裴泽希一定会继续追问那么对他的表白有什么想法之类,为了避免问话,宋安歌否认:“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,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的声音果然有些失望,不过很快振作起来:“没关系,安歌记得看重播也是一样的,或者在网络上搜索一下,视频应该已经上载了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因为刚刚的心跳太真实,宋安歌对顾南川有种负疚的感觉,因此就没有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 “哥,陆续有几波人过来查宋安歌。”周言明道,“不过还好,在A市,我还是可以压得住一些东西的,不过你们当初的事情,总是掩盖不住的,所以你最好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做事向来滴水不漏,因此他早就料到这一步,便早一步将这些事情封口,周言明在A市只手遮天,想要封锁一些消息,还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过不了多久,派蒙娱乐公司就会爆出丑闻,到时候就看裴泽希怎么力挽狂澜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我也拭目以待。”周言明笑道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今天早上总算碰到了苏澜,连忙问道:“妈,你身体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嗯,好多了。”苏澜笑的温婉,完全没有之前那样满脸厌恶,仿佛那天早上是她的错觉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没有多想:“您一定要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 早上吃过饭后就等在客厅,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,是裴泽希的。

     临睡前裴泽希发短信说今天会来接她上班,宋安歌推脱不掉只好答应。

     她今天穿了一套灰白色dior套装,修身的裤子将她的腿型完美勾勒出来,头发绾起来,显得干练又时尚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不知道,她虽然才来郁家几天,已经有些脱胎换骨了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倚在他的兰博基尼上,见到宋安歌便吹了一声口哨,笑着说:“漂亮。”

     他穿的竟然也是灰白色的休闲西装,跟她竟然是情侣的颜色。

     “我特意买通了你们家的佣人,他们告诉我你今天会穿这套衣服。”裴泽希自觉招供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无奈看了他一眼,这个男人还真是无孔不入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绅士拉开车门,让宋安歌坐进去,之后绕到另一边上车开车去凯皇影业。

     郁家与裴家联合起来,自然是大手笔,一栋四十层楼高的大厦全部都属于凯皇名下,这其中包括诸多设施,拍摄场地,练习室等等,裴泽希的办公室在三十七层,而宋安歌的办公室竟然也在三十七层。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是你的秘书?”宋安歌睁大眼睛,惊讶至极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笑着点点头:“是首席秘书。主要负责帮我整理日常事务,以及收集明星资料,掌握他们的潜力发展动态。”

     但是这样离他也太近了些吧。

     “怎么?不愿意?”裴泽希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宋安歌其实很想说不要做这份工作,但是她刚刚央求郁启荣要工作,坚持不到半天就说不做了,怎么都有半途而废的嫌疑,也让人觉得她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 料想裴泽希应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宋安歌只好摇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在公司里你听我的,等我们回家,我都听你的。”裴泽希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宋安歌身边,在她耳边呵气:“安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耳朵比较敏感,立刻红了一小片,她连忙跳出几步去,瞪她: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回应她的是裴泽希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 见过公司高层之后,便开始了工作。

     工作时候的裴泽希还是非常正经的,他常勾起的嘴角略微放平,俊逸的面容不苟言笑,握笔的姿势也非常漂亮,字写的龙飞凤舞,潇洒漂亮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我很帅?”裴泽希一开口就破坏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气质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将又一份文件拍到他桌上:“还有功夫自恋呐,裴总。”

     玩笑的时间其实不多,他虽然是总经理,但工作反而更多,因此一上午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。

     娱乐公司最重要的就是艺人,他们已经谈妥了几个影帝影后,但是一个公司想要运转,单靠影帝跟影后也不现实,必须得挖掘更多的明星过来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一上午都在看各个明星的资料,中午吃饭时候脑袋里还在盘旋着那些人的数据,反应就有些慢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看她呆呆的模样十分可爱,便夹了一片姜递到她的嘴边,宋安歌毫无察觉张开嘴咬了下去,霎时姜片辛辣的味道让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:“裴泽希!”

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不逗你了,快喝点水。”裴泽希忍笑,将水杯递给她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连忙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,喝完才发现竟然是裴泽希的杯子。

     两人公然秀恩爱的举动让公司的其他员工偷笑起来,觉得他们十分般配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又羞又恼,只能压低声音叫一声:“裴泽希,你再这样我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裴泽希双手举起来求饶。

     他们的工作非常顺利,毕竟背后依靠裴家跟郁家这两颗大树,一个多周以后,凯皇影业完全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这些日子跟顾南川一直都是电话联系,从来都没有见面,宋安歌非常想念他,也一直在期待他说的带她去玩什么时候才能兑现。

     终于在一个周五晚上,顾南川打电话给她:“安歌,城郊有一处刚开的温泉庄子,还没有营业,我们过去散心如何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但是随后裴泽希的电话却让宋安歌从美梦中清醒,原来顾南川还邀请了裴泽希。

     坐在宽敞的悍马里,顾南川沉默的开车,宋安歌也沉默的坐在后排座位,只有裴泽希说话:“安歌,这几天你累坏了,一会儿好好泡温泉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 都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,宋安歌原以为是两个人的旅行,谁知道却是三个人。

     理智上她明白,她现在身份不同,又跟裴泽希有了婚约,所以单独约会绝对不可能,所以只能借由邀请他们两个来见面,但是感情上却止不住的失望。

     她现在真的怀疑,她跟顾南川还有未来么。

 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下车之后还有更大的失望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 一路平稳到了温泉山庄,这里的绿植非常茂盛,金色的,红色的,绿色的,各种颜色的树叶交汇在一起,在碧蓝色的天空中留下艳丽的画卷,白色的温泉山庄就坐落在山谷大片的树木中。

     见到这样美好的景色,宋安歌心里的郁结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 下了车,就有服务生过来帮他们将行李放回房间,裴泽希抬手看了看时间道:“安歌,南川,你们稍等一下,还有人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 “是谁呢?”宋安歌问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刚要回答,就见到不远道路拐弯处驶来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,裴泽希便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车子停下,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白色套裙的女子,她一头浓墨似的头发整齐披在脑后,衬得五官仿佛江南水乡一般秀气甜美,气质有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端方大气,她落落大方走过来打招呼:“裴少,顾少,郁小姐,不好意思劳你们久等。”

     “无妨,我们也刚到。”裴泽希为他们介绍,“盛若瑜,盛世化工的千金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有些奇怪为什么会叫一个陌生女孩子过来,下一刻裴泽希就在她耳边咬耳朵:“安歌,因为南川几次拒绝结婚,因此爷爷想要为他介绍盛若瑜。不然我们两个出来玩,让南川做灯泡也不好,对吧,万一他们相互喜欢上了呢?”

     闻言,宋安歌几乎绷不住脸上的表情,她万万没想到,好好的一场散心,竟然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 也是顾南川今年二十九岁,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纪,要相亲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但是他们明明是男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低下头,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声音,听起来正常一些:“盛小姐看起来素养很好,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连忙表忠心:“在我眼里,只有安歌是最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 两人咬完耳朵,裴泽希便招呼人进了山庄,宋安歌一直避开不去看顾南川,否则她一定会忍不住问他对盛若瑜印象如何,会不会跟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 温泉山庄的装潢大气而精美,贵宾房间有单独的温泉,普通的房间的水龙头也都是接的温泉水,但是并没有单独的温泉池子,需要一起去泡。

     他们吃过晚饭,冲了澡,便换了衣服,去了大池子里,现在还没有营业,因此偌大的温泉池子里,只有他们四个。

     盛若瑜穿着黑色比基尼泳衣,胸大腰细腿长,身材非常火辣,宋安歌也不遑多让,皮肤白皙如玉,身上浅紫色的泳衣显得她更加的性感。

     两人走过来的时候,真可谓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 盛若瑜在路上问宋安歌:“郁小姐,我听闻您跟顾少共事过一段时间,因此他有什么爱好,或者聊天喜欢谈什么,您知道么?”

     她的语气,很明显是看上了顾南川。

     也确实,顾南川长的清俊至极,少有人能逃过他一双墨染的凤眸,盛若瑜会对他一见钟情,实在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摇摇头:“抱歉盛小姐,我其实很少接触她,因此并不是很了解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吧,谢谢。”盛若瑜有些失望,因为吃饭时候从顾南川的表现来看,是没将她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 顾南川与裴泽希先一步泡在了池子里,见到她们过来,裴泽希道:“安歌,盛小姐,快过来,这里的水果茶是他们老板自制的,非常好喝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滑入温泉中,稍稍偏高的温度让她舒服的喟叹一声。

     船型的托盘稳稳地浮在温泉上,上面摆了果茶跟点心,宋安歌端起来喝了一口,果茶底下垫着冰,因此还微带凉意,浓郁的水果香气混合淡淡的茶香口感很好,确实非常好喝。

     盛若瑜主动跟顾南川攀谈:“顾少是在哪里读书?”

     “先是在京大,之后去了剑桥。”顾南川回答。

     “好巧,我也在剑桥留过学。”盛若瑜既然知道要与顾南川相亲,怎么会不提前做功课,因此她其实早就知道顾南川是剑桥毕业,她只是用这个问题作为切入点而已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拉着宋安歌的手臂坐的离他们远一点,笑着朝宋安歌眨眨眼:“我们不耽误他们。”

     “顾南川知道要跟盛小姐见面的事情么?”宋安歌不确定的问,之前盛若瑜出现,顾南川并没有特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 “当然不知道。”裴泽希道,“不然南川必定不愿意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这个回答让宋安歌好受了一些,转头装作不经意的看了顾南川一眼,却发现他跟盛若瑜似乎相谈甚欢,于是再次郁郁。

     泡了一会儿之后,宋安歌就有些头昏脑涨,她再次看了一眼顾南川,正对上她的凤眸,两人默契的看了一眼,随后宋安歌转头说道:“泽希,我有些头晕,先回房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 “很难受么?是不是不适应温泉。”裴泽希立刻站起来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宋安歌连忙制止他,“我自己回去就好,你继续泡吧,不然你为了我泡不尽兴,我很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 再三阻止裴泽希送她之后,宋安歌擦干身体披上纯白色浴袍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 因为有温泉的缘故,温泉山庄并不冷,宋安歌穿着浴袍就足够了,她走到一处日式凉亭之后坐下,静静等待片刻之后,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:“安歌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的眉眼在月色下更加深刻,更加的清俊无双,宋安歌几乎痴迷的看着他,然后直截了当的问道:“你对盛若瑜是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“吃醋了?”顾南川轻笑,声音低沉磁性,“我对她没有任何看法,更不会跟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他的回答坚定,向来是发自肺腑,宋安歌稍稍展颜:“裴老为什么要让你早日结婚?”

     现在的社会结婚时间越来越晚,顾南川虽然已经二十九岁,但是他样貌俊雅,身价不菲,纵然三十之后,想要结婚也是轻而易举,实在没有必要这么早的催促他。

     “安歌很敏锐。”顾南川敛了笑容,语气深沉,“因为裴建尧一直不放心我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宋安歌惊讶。

     “当年的事情虽然他做的很隐秘,裴建尧也将知情的人全部封口,但是我还是查到了。”顾南川解释,“而裴建尧何其精明,他恐怕一直不肯放心,所以一直在提防我,怕我知道真相,因此不断想用女人拴住我,好让我提不起念头去追查过去。盛世化工因为近些年经济体制转型的缘故,已经开始衰微,整个都需要依附裴氏生存,盛若瑜自然也是裴建尧的人,让盛若瑜接近我,是为了控制我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听得有些不可思议:“为什么他会觉得你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沉迷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顾家专出情种。”顾南川定定望着宋安歌,仿佛要望进她的灵魂里,“我的太爷爷,爷爷,父亲,都是与妻子同时死去。当年他们车祸,我父亲其实救治过来,但是听到母亲的死讯之后,没有两天,便离开了人世。”

     他说的事情让她怜惜,让她震撼,更让她心动,一生一世一双人,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,是多么可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 所以顾南川说喜欢她,是会坚持到她死去那一刻为止吗?

     宋安歌并没有问,她现在心情激荡,觉得之前的怀疑或者不安在这一刻统统烟消云散,她的心中愈发坚定,她要跟顾南川一辈子在一起。

     从小孤儿的经历让她无比渴望坚定的感情,如果顾南川真的可以做到,那么她必生死追随。

     至于裴泽希,只能说一声抱歉了。

     但是宋安歌很快又清醒过来:“那你如果一直不接受一个女人的话,裴建尧岂不是一直不放心你?”

     “也不需要太久。”顾南川道,“我会打败他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宋安歌坚信他会成功。

     “出来这么久,我送你回去。”顾南川道。

     他们确实不宜在外面待太久,宋安歌点点头,起身。

     但是她泡了温泉,刚刚又坐了很久,一瞬间有些踉跄,顾南川连忙将她扶住,宋安歌下意识把住了他的胳膊,从后面望过去,像是宋安歌扑到他怀里似的。

 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后面传来裴泽希的声音:“南川,安歌,你们在做什么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