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5章 见到佳期
    “安歌……”裴泽希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气,却并不是很难闻,只是他的动作超过了宋安歌能够承受的界限,她立刻挣扎起来:“泽希,你醉了,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裴泽希像是个小孩子一样,将脸埋在她白皙的颈侧,用力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,“我一旦放开,你就会再次推开我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鸦羽一般的睫毛轻轻颤了颤,有些难过,裴泽希的话就像一把软刀子,直直扎在她心中最内疚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不等宋安歌回应,裴泽希又道:“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,为什么会这么坚硬,我拼了命,都不能打动你,你拒绝我的求婚,连一个让我靠近的机会都不给,安歌,为什么,你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的心越来越疼,如果不是醉酒,恐怕这些话裴泽希会压在心里一辈子,毕竟即便那次拒绝了求婚,裴泽希也只是笑着给她递了台阶,为她解围,没有怪过她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很想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答应裴泽希,如果他想要她的身体,她也可以给,但是她怕的是裴泽希之后更不会放手,而她跟顾南川也不可能一辈子都是暗中交往,为了不让裴泽希伤的更深,宋安歌就只能不停的拒绝他。

     其实有时候宋安歌也会想,将来所有的事情都摊开了,那么她该怎么面对裴泽希,怎么面对这个爱她爱到这个地步的男人,但是她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 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再一次的推开他:“泽希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原以为酒醉中的裴泽希听不进去,谁知道他竟然真的停住了所有的动作,翻身躺在她的身边,握住她的手,与她十指相扣:“安歌,我不会伤害你的,你知道的,我恨不能把全世界都捧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眼眶酸涩,她知道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很快就在酒精的作用下睡熟了,宋安歌看了他一会儿,才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将房间所有的灯都熄灭,厚重的窗帘完全遮挡住外面的月光与星光,宋安歌抱膝坐在床上,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 她一个晚上都没有睡意,心里一直在对裴泽希说抱歉。

     第二天的裴泽希像是忘了前一晚上的事情,神色如常的面对她,在看到她眼下的淡淡淤青后,立刻关心问道:“安歌,你怎么了,没有休息好么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点点头:“昨晚有些失眠,可能是换了地方睡不习惯,有些认床。”

     “事情做完了我们今天就回去,你好好休息一下。”裴泽希摸了摸她脑袋,“昨晚上我喝醉了,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心里一紧,裴泽希真的忘记了,还是在试探什么,不过不管怎样宋安歌都不会说出真相,她笑着摇摇头:“没有,你醉了后很快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裴泽希松了一口气,笑着道:“你昨晚去照顾我了吧,我特别怕伤害到你。”

     他说的伤害是什么意思两个都知道,宋安歌心里头更加的难受,索性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 飞机是下午的航班,因此上午他们又在B市好好逛了一下,理所当然的,裴泽希又为宋安歌扫荡了很多东西,宋安歌礼尚往来,也给他买了许多东西,只是可怜了秘书,还要再次处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 玫瑰精油还需要时间,不过香水公司那边约定了提纯完毕就会给他们邮寄过去。

     中午他们吃过饭,就赶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上了飞机才觉得有些不对劲,盯着手里已经关掉的手机出神。

     因为顾南川自从她来了B市,除了刚落地那时候唯一一个电话,之后再也没联系她,甚至连短信都没有。

     顾南川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?

     他现在确实有事情,正在陪郁佳期逛街,因为郁佳期从小离家,这些年都住在国外,而这次回来的又太突然,因此她在国内可以更换的衣物,用具之类的都没有来得及准备,苏澜倒是想要帮她准备,却被郁启荣拦住了,因此郁佳期成功约到了顾南川。

     两人走进购物广场,郁佳期走进一家简约时尚大气的店里,然后拿了几套衣服慢慢试着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坐在软沙发上,随手翻看着手里的时尚杂志,郁佳期从更衣室出来,笑着道:“南川,这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郁佳期的身材是没的说,腰细腿长皮肤白,什么衣服穿在身上都非常有型,再加上她样貌出众,因此身上这套衣服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。

     但是顾南川却有些恍惚,因为他蓦地想起了宋安歌。

     郁佳期跟宋安歌长的很像,又都是沉婉娴静的性子,如果不熟悉他们的人,说不定会把她们两个认成一个人。

     不过顾南川却很敏锐的发现了她们的不同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其实很有一些小调皮,她性子坚韧,又乐观向上,尽管有时候会自卑,但是坚信奋斗会有回报,而郁佳期,因为在国外被禁锢了多年,因此虽然她也努力想开心,但是眉宇间却缭绕着忧郁的气质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顾南川才想起来,他竟然两天都没联系她了。

     “南川?南川你在想什么?”郁佳期见他走神,就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回神,轻笑:“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这些年一直都没什么审美。”郁佳期状似无意的说完,然后又拿起另一套衣服,进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 她的眼光其实很好,选的衣服都非常适合自己,顾南川也没有提什么意见,刷了卡让导购小姐全都包起来。

     换完最后一套衣服出来的郁佳期看到这里连忙上前拦住他:“南川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 “没关系,只是小钱。”顾南川笑笑,“只要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脸微微红起来,眼神有些乱瞟: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再次轻笑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落地之后,时间已经不早,临近元旦,天越来越短,才刚五点钟,天色已经开始擦黑,路上有些心急的司机已经将车灯打开了。

     裴泽希让过来接的裴家司机将宋安歌送到别墅下,关心道:“安歌,你好好休息,明天可以不用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掂量着来。”宋安歌道。“你回去小心,到了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裴泽希温柔望着她,直到她身影消失在大门后才吩咐司机开车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,她今天跟裴泽希逛街,还给郁启荣与苏澜买了礼物,一进门刚要说话,就对上一张非常眼熟的脸,宋安歌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 因为这张脸跟她太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