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4章 佳期归来(3)
    裴泽希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豪门阔少,他身上完全没有一丝豪门公子惯有的纨绔气息,反倒像是出身书香世家的公子,有着刻骨的斯文与温柔。

     虽然他也会做一掷千金的事情,但是每一件事都出自真心。

     而这个世界上,唯独有真心,不能被辜负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的神情非常紧张,一直在盯着宋安歌,桃花眼里满是期盼,宋安歌却迟迟没有去拿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 她现在非常的纠结,因为继承人之争,她跟裴泽希的婚约不能取消,否则裴泽希不能继承家主之位,顾南川就会有危险,但是一旦接受求婚,那么依照她的性格又无法欺骗深情的裴泽希,所以她现在真的纠结烦乱,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 裴泽希眼里的期望慢慢转为平静,他轻笑一声为宋安歌解围:“抱歉,安歌,是我太心急了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他轻轻将戒指取走了,然后又笑的温柔:“不过你的生日礼物没有了,就只剩下我,还请你笑纳。”

     他说的是那个奶油做成的裴泽希。

     宋安歌顺势下了台阶:“哈哈,好,我会把你吃掉的。”

     餐厅的侍者原本都准备在他们求婚成功的时候鼓掌祝贺了,没想到最后求婚却没有成功,难免觉得可惜,毕竟那枚戒指上的方钻非常亮眼,完美的切割工艺,八克拉的钻石戴在手上一定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 不过不管求婚成不成功也都不管他们的事,侍者礼貌说了句“请慢用”之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大厅里的灯慢慢又亮了起来,弹钢琴的人换了一首曲子,不再这么浪漫缠绵。

     吃过饭后,裴泽希将她送到房间,走廊里的长毛地毯将他们走路的声音完全吸收,空气就变得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 “明天就会有录制,到时候我们去现场看好吗?”还是裴泽希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现在对他的内疚到达了顶点,因此这样的要求她自然不会拒绝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走到了房间门前,宋安歌用磁卡开了门,转身对裴泽希道:“那我先回房间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 “晚安。”裴泽希眉眼温润,长身玉立的样子莫名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不敢再看,直接进了房间,在关上门的一刹那,裴泽希突然叫住她:“安歌,你会爱上我的,对吗?”

     他的表情实在哀伤,像是输了一次又一次的赌徒,拿着仅剩的筹码在祈求一个奇迹,但是他并不奢求能赢,而是仅仅在要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 他把自己放在一个卑微的位置,只希望宋安歌能够给他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心中剧痛,几乎让她眼眶发酸落下泪来,她张了张嘴,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,但是又不愿欺骗他,只能道:“泽希,未来如何,我们谁都没有办法预料,我现在跟你说什么,都是不负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裴泽希眼里的光芒黯淡了下来,不过却没有责怪她,“安歌,不管怎样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 他说完之后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将门关上,倚在门板上,闭上眼睛,积蓄已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下来,沿着脸边流进嘴里,苦涩极了。

     千里之外的京城,郁振华跟郁佳期在裴家吃了饭,要离开的时候裴建尧让顾南川出去送他们,郁佳期望着顾南川道:“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吗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点点头,神情温柔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 郁振华在心里笑了笑。

     加长宾利里,郁振华看着郁佳期,道:“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就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,完全没有在顾南川面前那样沉婉端庄,反而非常的阴郁,她闻言冷笑一声:“受苦?爷爷,你说这句话走心了么?”

     “佳期,我知道你心里愤懑,但是等事情解决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哪怕杀人放火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要叫我佳期!”郁佳期突然发火,“我受够了!二十年,我被囚禁了二十年,就为了一个可笑的东西,爷爷,你们就是一群疯子。”

     郁振华脸色也难看起来,被一个晚辈这么当面顶撞总归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:“现在随你怎么说,只要能够让顾南川把东西拿出来,我就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郁佳期冷笑一声,然后将脸转向另一边,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 回到了郁家,郁佳期被司机送到郁启荣他们所住的别墅,郁佳期一推开门,就听到彩纸礼炮“砰”的一声响起来,苏澜笑容满面的对她道:“宝贝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的脸色却没有因此好一些,这二十年的囚禁让她的性格稍微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 但是今天明明是郁佳凝的生日!

     她们的生日也不在一天。

     如果宋安歌在场,恐怕会非常的惊讶,因为一向对她不假辞色的苏澜竟然笑容满面的为她庆祝生日,而且苏澜提前一天就将佣人们全部放假,自己亲手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,甚至还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,做了一个非常漂亮可口的生日蛋糕。

     “宝贝,你坐飞机累了吧,吃过饭之后就赶快去休息。”苏澜将长寿面端出来,“吃碗长寿面。”

     时隔二十年,郁佳期对苏澜的记忆已经非常浅淡了,也非常陌生,闻言也没有露出笑脸,反而硬邦邦的说道:“谢谢妈妈。”

     苏澜看到她这样,眼睛控制不住的开始湿润,她低低抽泣,嘴里道:“我苦命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沉默开始吃面。

     回到房间之后,苏澜对郁启荣道:“启荣,那颗珠子真的存在么,我怎么感觉更像是一个神话故事,为了这颗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珠子,多少人搭了上去,我们不能停止么,生老病死本来就是无法抗拒的,为什么要不断的追求呢?”

     郁启荣抱住苏澜,他已经不年轻了,过了年就要五十岁,保养的再好,也能感觉到岁月的无情,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,精力明显不足,但是郁振华仍在,他还没有尝过站在顶峰的畅快感,怎么可以老去死去?因此他对于那颗珠子,也有渴望,不过却不能这么说,只能道:“伏笔二十年前就已经埋下了,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怪只怪顾南川嘴太硬,那颗珠子又不是一次性就能用完的,为什么要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 苏澜叹口气。

     B市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平复了好一会儿才从悲伤中走出来,不过她依然心情低落,很想要倾诉一下。

     而且她也想告诉顾南川,今天是她的生日,她有生日了。

     不过在给顾南川打电话的时候,电话那段却明显提示对方的电话正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 顾南川的电话一向很多,因为他白天无法处理启乾的事物,因此晚上会偶尔处理,所以宋安歌并没有多想,只想着一会儿再打一个。

     只是过了十分钟再打的时候,依然是在占线。

     他在跟谁打电话,什么事要打这么久?

     顾南川确实是在跟同一个人打电话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归来的郁佳期。

     “佳期,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?”顾南川问她。

     郁佳期笑笑,语气重新温柔和婉起来:“南川,我过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心中温暖:“你不要骗我了,我之前让人去国外找过你,你被限制了自由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你的错。”郁佳期连忙道,“其实都是我自己作死,其实你不知道,我当时被送出国,纯粹是自己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……被接到裴家之后,我想见你,但是他们不允许,之后我有一天晚上起夜出来喝水,却听见了父母的谈话,知道顾家覆灭并不是巧合,而是人为。南川,你父母,可能不是单纯的出车祸,而是被人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闭了闭眼,重新睁开的时候,墨色的凤眸深不见底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这就是试探了,没想到顾南川竟然这么不设防,直接告诉了她,这倒是让她非常意外了,也对早日攻略下顾南川非常有信心,不过现在却不是最好的时机,她非常震惊:“你已经知道了?!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呢?南川,你真的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已经过去了。”顾南川道,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 “我当时太小了,也太冲动,所以大吵大闹,冲进去说了难听的话,反正我本来就是私生女,对他们感情不深。他们知道我跟你感情好,一颗心完全偏向你了,所以怕我告诉你真相,就只能连夜把我送走。”郁佳期想起来还有些抑郁,“我其实应该跟你学习沉着一点的,你那时候才几岁,就已经那么沉稳了,而我还是咋咋呼呼的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曾经想过郁佳期为什么会被送走,他想了无数的可能,比如苏澜容不下私生女,比如她没有完成郁家给她的任务所以被送走,但是完全没想到,她被送走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 “佳期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郁佳期轻轻笑了一下:“不是说了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么,你是我的媳妇,我当然要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 媳妇两个字再次勾起顾南川的回忆,让他也忍不住嘴角带了一抹轻笑,但是很快,他的笑就僵在了脸上,因为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宋安歌。

     郁佳期很明显对他有感情,是不是爱情他现在并不能分辨,但是顾南川在这漫长的时间里,却纵容对郁佳期的感情变质,从单纯的友谊,变成了爱情,甚至之前宋安歌跟他表白,顾南川也是将她当成了郁佳期。

     但是顾南川现在也很清楚,他爱宋安歌,远比他想像的还要爱。

     因此顾南川也遇到了跟宋安歌同样纠结的问题,一个是新欢,一个是旧爱,她该选择哪一个?

     “南川?南川?”郁佳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 顾南川回过神:“没什么,佳期,你要不要倒时差,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 “我现在不困,不过我还是早点倒过来比较好,那我睡了,晚安。”郁佳期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顾南川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挂了电话,郁佳期就推门出去,找到了郁启荣,也没有卖关子,将刚才她跟顾南川的对话几句话就概括完全,最后说:“顾南川已经知道当年害死他父母的不是意外的车祸,是人为。”

     郁启荣震惊的同时又有些了然,毕竟裴建尧跟郁振华他们已经预测过顾南川知道了真相,不过他对顾南川有了些敬佩,在仇人身边长大却能够按捺住恨意,这份心性,真的难能可贵,但是可惜了,既然他知道了,也隐忍了,必定图谋不小,所以顾南川必须要死。

     他们只要一拿到珠子,顾南川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     郁佳期耸耸肩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顾南川很聪明,珠子的事情我已经给他打过预防针,之后怎么实施得随机应变,我也说不好要多久才能撬开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 “没事,你尽管去做。”郁启荣对郁佳期还是非常有信心的,毕竟郁佳期在国外这二十年,也不是单纯被监禁的,她已经被教导多遍,骗起人来根本眼都不眨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因为晚餐非常伤神,因此原本还想再过一会儿给顾南川拨打第三个电话,但是没成想,没有撑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第二天倒是早早醒了过来,因为是趴着睡的,也没有脱衣服,因此身上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 洗过澡,换了衣服,裴泽希就过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打开门,笑着说了声: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 “早安。”裴泽希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问她,“安歌,肚子饿不饿,我们去吃早餐?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五星级酒店的早餐自然也非常精美,纯自助的形式,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去拿,宋安歌取了自己爱吃的食物,坐在了裴泽希的面前,两人一边吃一边交流今天的计划安排。

     录制要在下午两点钟开始,大概录到六七点结束,所以他们上午的安排就是去爬山,顺便逛一下位于半山腰的岳山书院。

     这座城市如今已经完全现代化,但是很多古迹依然很好的保留下来,因此一踏上山的阶梯,宋安歌就感觉到一股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裴泽希显然做过功课,对于这里非常熟悉,走到一处总能讲出这里的奇闻轶事,俨然一个非常合格的导游,宋安歌听得津津有味,毕竟她是一个纯理科生,对于这些历史,早就忘干净了。

     岳山并不是很高,爬的人却不少,岳山书院为了吸引游客,就有打扮成古人样子的老师在授课,宋安歌穿上学子服,非常新鲜的跟着上了一节论语课。

     B市已经非常接近热带气候,即便到了冬天也不是很冷,反而非常凉爽,若是伴着山风,在山上吃一顿饭,感觉必定非常好。

     不过到了山顶的酒家一看,发现并不是非常好,只有简单的几个菜,吃的人也不多,宋安歌就提议还是下山去吃。

     对于她的要求,裴泽希从来都不会拒绝,两人又下了山,寻了一家特色的小吃店吃了B市著名的小吃。

     下午一点半,裴泽希带着宋安歌到了电视台。

     录制前的准备工作基本已经做完了,莫提娜跟贾斯汀也在休息室里准备上场了,裴泽希跟宋安歌见到了电视节目的主持人,一个非常富有书卷气息的温雅中年男人,宋安歌自从知道要上这个节目之后,便从网上找了几期他们的节目来看,对于这位主持人的主持功底非常的敬佩,便上去问好,夸赞了一番。

     主持笑的雍容大气:“多谢郁小姐谬赞。”

     几个人又聊了一下台本之后,编导就提示可以入场了。

     他们坐在第一排角落的位置,裴泽希交代了不需要摄像机拍摄这里,即便不小心被扫进了镜头里,后期也要剪辑切掉,毕竟裴泽希现在身上还背负着渣男的名声,万一他跟宋安歌出现在电视节目里,恐怕又要起波澜。

     对于裴泽希上次“出轨门”,他并没有开新闻发布会作证明,毕竟他不是娱乐圈人物,为了这件事特意澄清就显得太掉身份,原本广大网民应该也不会揪着这件事不放,但是谁让裴泽希之前表现的太深情了,在网上拥有很高的人气。

     如果他一直都是花心的,那么也没有人关注他们,正因为他之前表现的非常深情,之后又出来反转,所以才让网民们揪着不放过。

 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郁家跟裴家是开门做生意的,所以适当的也要考虑一下他们的心声,也因此,自从上次订婚典礼推迟,他们迟迟都没有再议订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也是因为如此,裴泽希怕宋安歌跑了,才贸然想要求婚,可惜最后宋安歌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 这也给宋安歌一点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 两点钟,录制准时开始。

     这个节目拥有很忠心的观众,虽然收视率并不是第一,但是非常固定,不像其他的娱乐节目,如果来的嘉宾并不是大咖,收视率就会暴跌,这也是裴泽希率先选择这个节目的原因。

     节目一开场,六个主持人已经妙语连珠的开场,宋安歌第一次参与现场节目录制,非常感兴趣,捧着脸一直很专心的看,遇到主持人抛出来的好笑的梗,就会一个人笑半天。

     裴泽希一直温柔宠溺看着她。

     他们虽然很低调,但是这个节目今天来了很多大学生,因此就有人认出了他们。

     是一个长相很可爱的女生,她迷茫的看着他们,然后对宋安歌说道:“你为什么还要跟这种渣男在一起啊,他都出轨了诶,凭你的条件,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听了之后闷笑不已,裴泽希则是非常郁闷了,不过他这些天在网上没少被人骂,因此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 不过还是对女生认真解释:“这位小姑娘,事情真相如何,并不是用眼就能看出来的,你看她现在还在我身边,不正好说明我是被冤枉的么,况且我要是真的想出轨,就有把握不会被发现,那次真的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 小女生将信将疑,不过倒没有在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节目很顺利的录制完成,宋安歌才发现时间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四个半小时,她一直坐着都觉得腰酸背痛,更何况台上的主持人,从头到尾基本都是站着下来的:“当主持人也不容易,一站就要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点点头:“确实,做什么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 这次的录制算是非常顺利了,电视台提议大家晚上聚餐,裴泽希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很少来这种场合,不过倒也没有怯场,反正以她的身份,也没有人敢硬劝她喝酒,只要安心做一个专心吃饭的美女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 酒过三巡,节目总监笑着道:“裴总年少有为,希望以后还会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裴泽希跟他碰杯:“于总监过奖了,希望还能合作,干杯。”

     电视台的人非常擅长喝酒,而裴泽希不知道什么原因,竟然没怎么拒绝敬酒,几乎算得上是来者不拒了,所以散席之后,裴泽希已经喝的有些醉了,走路也踉跄起来。

     宋安歌看着有些心疼,她当然知道裴泽希是在借酒浇愁,不得不说,宋安歌确实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,如果裴泽希强取豪夺,那么她一定不会这么纠结。

     恰恰相反裴泽希一直温柔的要命,所以宋安歌总是控制不住心软。

     好不容易在秘书的帮忙下将裴泽希送进了房间,让秘书先离开,宋安歌去洗手间用温水打湿了毛巾然后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 他的五官生的确实漂亮,尤其一双带着醉意的桃花眼,几乎像是漩涡一样,稍有不慎,就醉死在他迷人的眼睛里了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故意避开他的视线,擦完脸跟手之后,又几乎是闭着眼睛解开他的外衣,小心帮他脱下来,免得睡觉不舒服。

     谁知道在解开裤子拉链的时候,裴泽希却突然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,他的眸子亮的惊人,死死的看着宋安歌。

     已经经历过人事的宋安歌当然知道裴泽希是怎么回事,他这是要醉后乱性了!

     正想着,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宋安歌猛地被他压倒在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