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0章 山雨欲来(1)
    下过一场雪,京城着实冷了几天,宋安歌也换上了厚实的冬装,她在家休息一天之后,觉得好的差不多了,便回到了凯皇上班。

     王凝编剧的科幻剧本已经被高层看过,他们一致意见就是拍,一定要好好拍,宋安歌也看过,即便她是纯理科生,也不得不为这个剧本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 这个剧本讲的是科技发达到一定的程度,产生了人工智能,人们开始构建虚拟世界,在虚拟世界生活,工作,但是支撑大型虚拟网络的人工智能产生了反叛的情绪,将数以十亿计的人困在这个虚拟世界里,人们在这个世界努力反抗,外界的人则因为这数十亿人而不敢轻举妄动,一场人类与人工智能的较量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 既有丰富的商业元素,也有非常多的人文情节,在全世界的灾难面前,所有国家的人团结统一,共同对抗人工智能,非常的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几乎可以在脑袋里想象这个电影是什么样子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,要拍好这个电影,真的太难了。

     因为人工智能控制机器人加工厂,其中就要做出像《变形金刚》那样的场景,搭载的武器光效都需要很完美的设计,但是他们有来自美国的特效制作团队,因此苦难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 这个剧本是全票通过的,因为没有人会拒绝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,因为这个电影一旦拍好了,不光可以在国内上映,甚至在欧美也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绩。

     宣传部的人在看到剧本的时候就想到了绝佳的宣传语:中国第一部真正科幻片,带你感受中国式科幻。或者是中国人也能拍出科幻大片,不可不看。之类非常有噱头的宣传语。

     至于王凝的附加要求,如果换做他们是编剧,他们也想从头到尾的参与进来,以确保心血不会被浪费。

     但是这样一部大片,前期准备工作会很长,加上拍摄跟后期制作时间,真正搬到大荧幕,大概要一两年后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 不过大家都非常有信心,要做一部划时代的作品。

     但是在这部划时代作品问世之前,凯皇的运作还需要其他的投资或者计划,因此他们利用早会的时间,仔细讨论了凯皇的发展运营。

     开完会,宋安歌从办公室去茶水间,意外发现茶水间摆了许多精致的小点心,还有她喜欢吃的黑森林,上面的巧克力碎片一看就非常美味,仿佛一直在勾引她吃掉他们。

     但是从前都没有什么点心,会不会是哪个秘书买的放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 不过很快裴泽希就走进来,见宋安歌在看点心,便笑起来:“你想吃就吃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谁买的?”宋安歌倒没有矫情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是我。”裴泽希笑的有些得意,有些孩子气,“因为你最近心情不好,而甜点会让人心情变好,再加上最近天冷,甜点会产生热量,所以就准备了。第一次准备不知道什么好吃,便每样都买了些,你试试看,喜欢以后再让他们送。”

     尽管在冬日,外面寒风呼啸,路上的行人都裹紧了身上的衣服,低头迎风前行,但是在这间小小的茶水间,宋安歌却觉得心很温暖。

     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裴泽希的感情,因为一个人爱另一个人,总是擅长发现那个人的状态,并且默默的关心。

     比如裴泽希会给她买甜品,只为了让她心情能变得好一点,顾南川会一听到她的声音就发现她感冒,从而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也要过来给她送药做一顿早餐。

     她现在倒是觉得,她究竟何德何能,才会让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这么为她付出。

     她或许是非常幸运的。

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宋安歌对他道谢,拿起一小块黑森林蛋糕放进嘴里,细细品尝,裴泽希有些期待的看着她,宋安歌笑着道:“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 “喜欢就好。”裴泽希满眼温柔。

     宋安歌不忍心再看,别过脸去躲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 裴泽希察觉到她的抗拒,却只能叹口气,告诉自己要徐徐图之,不能太着急。

     两个人的气氛又重新静默下来。

     京城第一人民医院VIP病房。

     裴建尧肺炎足足用了一个星期才看到好转,想要恢复健康还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治疗,他躺在病床上,手背上已经青紫,混杂着老年人特有的老年斑,整个人都散发出腐朽的气息。

     “宋安歌不会开车,上下班都是三少爷接送,平时也非常规矩,回了三少爷的公寓之后就不会出来走动,所以我们实在找不到机会下手。”管家俯身跟裴建尧汇报,声音有些害怕的情绪。

     为了区别宋安歌跟郁佳期的名字,管家称呼了宋安歌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“不行就给泽希吃安眠药,然后用他的手机约她出来,总是能找到机会的。”裴建尧浑浊昏黄的眼睛里满是对于生命的渴望,“你让郁家也配合好,一定不能出什么岔子。”

     管家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 宋安歌在外面住了一个星期,郁家却从来都没有打电话叫她回去,偶尔她给郁家打电话问候,也会听到苏澜跟郁佳期相处的很好,这让她再次怀疑,郁佳期才是苏澜的亲生女儿,她则是那个外人。

     其实她的怀疑并没有依据,只是一种感觉,因为苏澜的表现实在太奇怪了,而且她发烧丧失了六岁之前的记忆,如果他们说自己是郁佳凝,她完全找不到依据来证明或者否认。

 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疑惑,因此她决定验一下DNA,她跟苏澜的DNA。

     晚上顾南川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宋安歌还在想到底怎样瞒过郁家的人去医院调查,她应该去哪里查。

     顾南川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,便问道:“安歌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宋安歌原本想让顾南川帮忙,但是后来一想,他的处境已经很艰难了,进入郁家并不容易,而她只需要回去一趟就能拿到苏澜身上的头发,而且说不定她的怀疑只是胡思乱想,现在说出来太可笑了,因此便没有提起这个事:“没事,只是在想公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么拼?”顾南川轻笑,“我原来有个工作狂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。”宋安歌脸有些热,“我这个人就这样的,怎么了,嫌弃我啊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会,喜欢还来不及。”顾南川声音低低的,好听极了,“启乾将来的老板娘这么会赚钱还这么努力,我怎么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 宋安歌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,顿了一下才脸倏地红了,顾南川的情话越来越高级了,她完全招架不住:“恕我直言,你的考察期还没过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但是启乾老板娘的位置,你是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喂……话不要说太满哦。”

     顾南川道:“我对自己有信心,也对你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 两人打完电话,宋安歌打定了主意明天要回郁家一趟,拿到苏澜的头发。

     因此裴泽希打电话问她周末什么安排的时候,宋安歌说她有事回郁家,就拒绝了他的约会。

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宋安歌就打车回了郁家,她到的时候,郁家人正在吃早饭,餐桌上和乐融融,但是宋安歌进去之后,却像是一盆冷水,生生的将这种温馨氛围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宋安歌越发觉得自己像个外人。

     郁启荣惊讶:“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“想你们了,就回来看看。”宋安歌面色如常的笑道,走过去拥抱了苏澜一下,“妈,您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苏澜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不咸不淡的回答,“劳你关心。”

     轻轻将她的头发悄悄握在手心,宋安歌道:“那就好,我现在只希望您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 她站起身,然后道:“这几天天冷,我又太忙,没时间回来拿衣服,泽希那边也有东西不全,所以我回来也是要准备一下,我这些日子就住在外面了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郁启荣想挽留,被苏澜一个眼色给制止,就改了口:“那你也要照顾好自己,时不时回来看看,知道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爸,那我先回房间收拾了。”宋安歌转身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郁佳期脸上表情复杂,见宋安歌没了身影,就对郁启荣道:“爸,她出来了,是不是得抓住这次机会?”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郁启荣犹豫了。

     当年的事情郁启荣并没有太多参与,而宋安歌也是他的女儿,虽然是私生女,但那个女人他是真的爱过的,那个女人临死之前,握着他的手,哀求他,让他照顾好他们的女儿,而他答应了。

     苏澜阴阳怪气:“呵呵,郁启荣,你难道还是对那个女人旧情难忘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,我早就忘了她了。”郁启荣飞快否认,“你让我再考虑一下,今天这次先不要跟任何人说,尤其是佳期,不准跟你爷爷说!”

     “我是佳凝,不是佳期。”郁佳期非常烦,“不说就不说,反正爷爷他们说不定一直都在盯着她的动向呢。”

     郁启荣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 不过郁佳期倒是猜错了,京城交通的堵塞程度全国闻名,因此要实现一起完美的车祸,就不能挑在市中心动手,裴建尧早就拿定主意要将宋安歌约到偏僻的地方下手,因此现在倒真的没人来监视她。

     宋安歌拿着头发打车去了在网上查到的一家医院,并且取了自己的血样,交给医生,医生告诉她,大概一个星期就会有调查结果。

     因为宋安歌去检查的时候戴了口罩跟帽子,填写姓名也是用了宋安歌这个名字,而不是郁佳凝,否则医生就该怀疑这是一起豪门恩怨了。

     出了医院,冷风扑面而来,将她紧张的情绪压下去一些,不管怎样,一个周以后,就会出结果。

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 “宋安歌,你把我害的这么惨,就不要妄想自己能好过。”女人低喃的声音消散在风中,很快就没了痕迹。